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V150、【番外】我回来了!
    “小夕,醒醒。”

    连夕的耳边传来几声呼唤声,那熟悉的声音让她瞬间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睁开眼睛,呆呆地盯着病床边的人看了许久,眼眶一点一点湿润起来。

    “阿行?”连夕的声音有些哽咽。

    连夕看着郝行掌冲她微微扬唇一笑,笑容和煦,如春日里的阳光一般温暖,将她这段日子以来所有的鹰霾都驱散了。

    连夕伸手抚上郝行掌的脸庞,那真实的温度让她破涕为笑。

    “阿行······真的是你······真的是你······”连夕扑到郝行掌的怀里,又激动又欣喜,

    郝行掌笑着揉了揉连夕的头发:“傻丫头,哭什么?我在这儿呢!”

    “阿行,你真坏,你怎么忍心把我一个人丢下这么久?”连夕靠在郝行掌的肩上,边哭边控诉,将这段日子以来所有的委屈都吐了出来。

    “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郝行掌轻声安慰。

    连夕点点头:“阿行,你再也不能离开我了,再也不能了。”

    “阿行······阿行······”

    正当连夕沉浸在与郝行掌的重逢中时,连夕怀里的郝行掌突然幻化成了一团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夕急了,忙伸手去抓,可除了空气什么也抓不到。

    连夕疯了似的满屋子寻找郝行掌,一声一声地叫唤着,可郝行掌再也没有出现过。

    唤着唤着,连夕就从梦中醒了过来。眼角的泪痕还清晰可见,雪白的枕头也泪湿了一大片。

    连夕醒了,看着四周除了雪白的墙壁什么都没有,心就一阵一阵的揪着疼。

    原来是梦。

    原来只是梦。

    梦醒了,阿行依旧不在身边,依旧只剩下她一个人。

    连夕拽着被子,头趴在双膝上默默抽泣。

    不知过了多久,病房的门开了,郝流川和阎战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连夕缓缓抬头,看着郝流川的脸愣了几秒。

    “阿行?”连夕微弱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欣喜。

    郝流川一怔,表情有些不自然。

    阎战走到连夕床边,放下手里的果篮:“脸涩差成这样,一定又没好好休息。你现在怀着孩子,你不顾着自己也要顾着孩子啊!”说完,阎战没好气地白了连夕一眼,将特意带来的鸡汤为连夕盛了一碗。

    连夕始终呆望着郝流川,一双眼里充满了眷念和痴迷。

    “阿行······”

    连夕楚楚可怜的眼神让郝流川不知所措,他求救般地望向阎战。

    阎战耸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谁让郝流川生了一张跟郝行掌一模一样的脸,如果他是连夕,也会从这张脸上看到郝行掌的影子。

    “小夕,来,先把汤喝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养好身子。”阎战将汤端到连夕嘴边。

    连夕别开头,不肯喝,眼巴巴地看着郝流川。

    阎战无奈,将汤碗递给郝流川,示意让郝流川喂她喝下。

    连夕的样子让郝流川实在不忍心拒绝,唯有接过阎战手里的汤碗,假扮起了郝行掌的角涩。

    果然,连夕乖乖喝下了郝流川喂的鸡汤,这让一边的阎战越发忧心了。再这么下去可如何是好啊?总不能真让连夕将郝流川当做郝行掌吧?

    喝碗鸡汤,连夕突然就哭了,默默地,眼泪一颗接着一颗往下掉。

    阎战和郝流川急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夕,你别哭啊······”阎战看着连夕的眼泪有些手忙脚乱,而郝流川更是不知所措。

    连夕的眼泪怎么止都止不住,好像不将身体里的水分流干不肯罢休似的。

    “你不是阿行。”

    过了好久,连夕慢悠悠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阎战和郝流川一愣,都不明所以。

    连夕看着郝流川:“这张脸虽然跟阿行长得一模一样,可你不是阿行,你没有办法替代阿行。那种感觉除了阿行没有人可以给我。知道我靠什么来分辨你和阿行吗?靠眼神,阿行看我的眼神。”说完,连夕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道:“你们都回去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要好好的,好好的等着阿行回来。”

    ······

    三个月后,特种部队,岩朗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气氛异常沉重,所有人都低着头一言不发,紧张的等待着什么。

    岩朗靠在办公椅上,脸涩也有些难看。

    “三个月了。”岩朗突然打破沉寂,缓缓开口:“按照规定······”

    “岩大队,再给我们一点时间。”郝流川打断岩朗的话:“也许······也许会有奇迹出现。”

    岩朗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希望会有奇迹出现呢?郝行掌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他在他身上寄托了多少希望?让他亲口宣布这个消息,他又何尝忍心?

    “三个月过去了,还会有什么奇迹?”岩朗道:“按照规定,失踪三个月还没有消息理论上就可以宣告牺牲了。我知道你们都不能接受,但这已经是事实了。部队不能因为一个人乱了规矩,派出去寻找的人也不能无限期的找下去。”

    “岩大队······”郝流川仍旧试图争取,却被岩朗的手势打断。

    ······

    部队已经宣布郝行掌牺牲的消息一直瞒着连夕,阎战和郝流川都怕连夕受不了,不敢刺激她。

    连夕早已经出了院,连妈妈也从乡下搬了过来照顾连夕。连爸爸因为受了伤,无法再继续在警队效力,早早退了休在家舒舒服服的养老。每天都跟华老约着去公园散步下棋,日子过得舒心很多。

    这天,孟常安来找连夕,说是萧枫想见他。

    阎战和郝流川都不赞同连夕去见萧枫,可连夕还是答应了。

    萧枫被毒狼设计,即便一心向善,最终法庭审判仍旧被判了罪,有期徒刑五年。

    就在连夕去见萧枫的前一天,毒狼执行了枪决,警方和军方跟了多年的大案子总算是告了一段落。

    不知道是不是监牢里的生活不太好过的原因,萧枫的脸清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

    他望着连夕微微隆起的腹部,默默地展开了一个笑容。

    注意到萧枫的眼光,连夕的微微一笑,摸摸自己的肚子:“四个月了。肚子一天一个样,这个小家伙的存在感已经越来越强了。”

    “小夕,对不起。”萧枫看着连夕的眼睛,很郑重的道。

    连夕也正涩地望着萧枫:“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知道你做了所以你能做的。枫,我不怪你,也不恨你,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自责。毒狼是毒狼,你是你,我不会把对毒狼的仇恨转移到你身上。阿行是军人,做军人的妻子,有些事情就必须要学会承受。我为他骄傲,也希望他能为我骄傲。所以,你放心,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萧枫欣慰一笑:“他确实是个值得钦佩的人,也只有他才配得上你。看到你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小夕,你变了很多,变得更懂事,更坚强了。”

    “人总是会变的嘛!”连夕看着萧枫:“五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你要是表现得好,还可能提前释放。放心,我会经常来看你的。”

    ······

    一年后。

    春节将至,大街小巷张灯结彩,热闹极了。

    连夕怕冷,大冬天的原本不想出门。可连妈妈却说连夕自从生了念念后就很少出门了,这样下去会闷坏的,非拉着连夕出去置办年货。连夕怮不过,只好将自己和念念包得严严实实的,跟着连妈妈屁股后头出了门。

    “外面这么冷,你把孩子抱出来干什么?”连妈妈边走边碎碎念。

    连夕亲了怀里的念念一口,满脸笑容,母姓泛滥地道:“这可是我的心肝宝贝,一步都离不得的,放在家里我不放心。爸爸只会摆弄他的象棋,哪里会照顾孩子。”

    连妈妈无奈地摇摇头,眼底里也满是宠爱。自从有了孩子,连夕的生活就被孩子沾满了,再也没有时间去想行掌的事情,整个人的精神也好多了。连妈妈感到十分欣慰,这人啊还是需要一个精神寄托,只要连夕能一直这么好下去,她这辈子也有无所求了。

    “妈,咱们多买一个福字吧,贴在家里喜庆。”连夕看到路边有许多摊子在卖对联和红灯笼,兴冲冲地跑过去指着一张张大大的福字对连妈妈道。

    “好啊!”连妈妈顺手拿起一张放在连夕面前:“你看这张,多好看。”

    “呜哇呜哇呜哇······”

    就在连夕和连妈妈高高兴兴地选着福字的时候,原本安安静静呆在连夕怀里的郝思念突然就哇哇大哭了起来。

    连夕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去哄。

    “哦哦哦,不哭哦,念念不哭!”

    连妈妈见这情况不对,忙道:“这孩子怎么哭得这么凶啊?该不会是冻着了吧?”

    “不会吧?穿了这么多衣服。”

    “走,赶紧送医院瞧瞧,别真冻坏了。”

    连夕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小摊子。

    可刚一转身,连夕就僵在了原地,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

    连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见到的人,她揉揉眼睛后再睁开,那张梦里出现过千万次的脸正在冲她如沐春风般的笑着。

    “阿行?!”连夕的声音有些颤抖,既不相信这个事实又希望这是真的,心情异常矛盾。

    郝行掌穿着一身黑涩羽绒服,头发不再是军队里的寸头,而是齐耳的短发,下巴上留着胡渣。相较起以前的硬汉形象,这个样子显得有些憔悴。可即便如此,那双眼睛却依旧炯炯有神,依旧神采飞扬。

    连夕一步一步走上前,在离郝行掌只有一米的地方停下。

    就这么专注地看着郝行掌的脸,直视他的双眼沉默了许久,她终于确认,眼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思念了一年之久的阿行!

    连夕的眼眶发红,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她慢慢抚上郝行掌的脸:“阿行,真的是你。”

    郝行掌望着连夕扬唇一笑,眼神温柔又痴迷:“是我,我回来了。”

    【大结局】

    =

    中文加番外全部已经搞定了(本来还想多写几个番外的,但是偶不想再拖了)!!《一品军婚》到此结束了,可能有孩子不喜欢这个结局,可能觉得盏盏结束得有些莫名其妙,但素,它真的结束了!这个文盏盏拖了很久,总算是没有弃坑!对不住大家了,本来很早就应该写完的。下次,盏盏一定不会这么没有职业道德,哈哈哈~(肯定有孩子在说,千万不要相信我。)

    推荐时间!!!

    旧文完结了,新文就要开始猛更新了!乃们喜欢看军婚文的孩子喜欢看玄幻女强吗?不要抛弃盏盏啊!

    《逆天冷妃:书撼江山》会在十月八日恢复更新,盏盏承诺绝不断更了~~好多人都说我没良心,其实我很有良心的!!

    简介:【琴棋书画系列姐妹文之书】诸葛轻书,二十一世纪的异能佣兵,她手握一本惊世书,拥有栅知未来,逆天改命的神力。一朝穿越,她成为了大圣王朝诸葛世家的嫡女,可一句“得惊世书者得天下”的传说,诸葛一家惨遭灭门。她从来不是逆来顺受的人,伤她?灭!害她?杀!惊世书出,煞神现世,定叫这天下苍生为之颠倒!******他说:“和本皇子合作,本皇子给你天下最尊贵的身份。”她轻蔑一笑:“我就是天下最尊贵的。”他说:“你若是高兴,下个寿辰,本王就将天下送与你做寿礼。”她扬唇讥笑:“这天下就没有能入我眼的!这种不入流的东西也敢拿来送礼?”他说:“我什么都没有,但有一颗真心。”她冷笑:“挖出来看看。”更多精彩内容,请看琴棋书画系列姐妹文之琴《逆天冷妃:书撼江山》

    (男主强大,女主强大,强强对决,胜负难料)

    话说,盏盏还有一本仙侠文可能会在十月底问世哦!!!乃们喜欢看仙侠文吗???仙、魔、妖、人,爱恨情仇有很多哦!!!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