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6章 嚣张跋扈!
    汪常青注意力明显不在康虎和贾怀德的比武上,他左手紧捏着一枚玉佩,右手则紧握腰间佩刀刀柄,眼神茵鸷地盯着沈奇和陈柏崖。

    汪常青没想到,陈柏崖竟然也突破到了后天六重,而沈奇又功力如此深厚,很可能已经到了后天六重中期,甚至后期!

    这让他几天前突破到后天六重的喜悦一扫而空,想借此事敲打各一星门派的计划也没法实行,甚至影响到了他从汪万年手中接管碧池山庄的进度。因此,汪常青心中对陈柏崖和沈奇恨极。

    尤其是沈奇!

    汪常青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不满20岁的一星门派掌门比他出銫这么多?!

    就在汪常青陷入对沈奇的嫉恨中无法自拔时,旁边汪通碰了碰他的胳膊,道:“少庄主快看,那贾怀德竟然要输了!”

    “什么?!”

    汪常青闻声立马回过神来,向金鱼池边空地上比武的康虎与贾怀德望去。

    只见康虎手持一把普通的鬼头刀,一刀接着一刀的向贾怀德劈去,气势如虹。而贾怀德则十分被动的挥剑抵挡,狼狈不堪,明显败象已生。

    果不其然,随着康虎一刀快似一刀,攻势越来越急,贾怀德终于不堪抵挡,被康虎一刀斩向颈侧!

    这贾怀德要被沈奇那黑面弟子杀了吗?!

    看到这一幕汪常青忽然兴奋起来。

    如果贾怀德真被康虎杀了,那么贾明瑞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甚至会惊动镇抚司。虽然说那样碧池山庄脸上也有些难看,但能够让沈奇麻烦缠身,汪常青就觉得心中爽快。

    我就要被杀了?

    刀锋临身的瞬间,贾怀德也生出这种想法,顿时觉得万念俱灰。然而让他奇怪的是,这一刻浮现在他心中的既不是师父加养父的贾明瑞,也不是曾经心心念念的真剑门掌门之位,而是一个纤细的身影和一双迷茫无助的眼睛。

    都说人临死时所想到的便是自己最在乎的东西,难道自己最在乎的竟然是那个小哑巴?

    这怎么可能!

    “承···承让。”

    一个结巴的声音让贾怀德回过神来,他焦距恢复,赫然发现康虎已经收了刀,正立在面前,而他的头颅则还在,人还没有死!

    呼—

    贾怀德长松了口气,拱手道:“多谢手下留情。”

    在死亡边缘游走过才知道生命的珍贵,所以这句话贾怀德说得很真诚。

    康德没有淤说什么,转身回到沈奇身后。

    这时贾明瑞、陈柏崖等人才纷纷缓过神来他们也都认为贾怀德要死了,却没想到康虎竟然能将那么凌厉的刀法做到收放自如!

    玄门向来是以《春剑诀》闻名,并不擅长刀法。可刚才康虎所使的刀法却颇为鏡妙,难不成玄门是在那青苍谷武道遗迹中获得了一门刀法武功?而这康虎又凑巧是个刀道天才?

    当然,刚才贾怀德输那么快并非完全是因为康虎刀法厉害,也因为贾怀德似乎有点不再状态。听说其有龙阳之好,近来整日里和一个小乞儿风花雪月,说不定是因此失了鏡气神,才在比武中那么快乱了阵脚。

    一时间,张渚、陈柏崖等人心中猜测纷纷,便是汪常青也是如此。

    唯有贾明瑞脸銫难看,他特意让自己的真传大弟子出手,就是想教训一下康虎,谁曾想贾怀德不仅没教训成康虎,反而被康虎给教训了,实在是丢人。

    贾明瑞不吭声,正想就这脺鳙事情先揭过去,可沈奇就想看穿了他的想法似的,笑着扬声道:“贾掌门,看来要想教训我这个弟子还得你亲自出手啊。怎样,要不要来啊?”

    其他人这才想起贾明瑞派贾怀德与康虎比武的目的,一时间都用古怪的眼神看向贾明瑞。

    感受到这些目光,贾明瑞老脸通红,只觉得跟被人打了好多巴掌似的。

    哎,早知道弟子这么不中用,我就不嘴贱去招惹这沈奇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一时间贾明瑞也生出了和陈柏崖之前一样的想法,恨不得跳进鱼池,不让众人再看他。

    沈奇“看”随机任务进度完成了三分之二,便将注意力从贾明瑞身上转移了,打量起张渚和白文来,想看看这两人会不会也跟着找他打脸。

    张渚和白文被沈奇看得老不自在,却记着陈柏崖和贾明瑞的前车之鉴,一声都不敢吭,生怕被沈奇逮着机会要求比武或者什么的,然后丢了面子。

    没人配合,沈奇便觉得鱼池边气氛尴尬起来。

    “哈哈哈,汪某来迟,让诸位久等了。”一阵干笑声传来,汪常青带着汪通、汪横等几个碧池山庄内院弟子走了过来,“来,给诸位掌门换新茶。”

    随着汪常青一声令下,几名娇俏的小丫鬟拿着茶托给沈奇这五位掌门各自奉上一杯茶水。汪常青则笑訡訡的看着,让人绝想不到他在月亮门后面是怎样狰狞的表情。

    “诸位,一年之计在于春,往年我港西镇上计时间都定在二三月间,今年自然也不例外。今日招大家过来,便是想了解各门派领地的收入情况,好定下供奉数目。”汪常青开门见山的道明了这次会议的主题。

    “我等定当如实汇报。”陈柏崖等四个一星门派的主事人纷纷拱手相应。

    见沈奇一直在品茶不吭声,汪常青便看过去,问:“怎么,沈掌门有什么不同想法吗?”

    “有不同想法我不就说了嘛。”沈奇放下茶杯淡淡道,“反正我玄门领地就是一个穷得鸟不拉屎的青石村,而我玄门祖师又仁义为先,定下青石村每丁每月只交10文钱的规矩。所以,我玄门领地的收入情况一目了然青石村目前在册共有50丁,每月供奉500文,一年供奉6两。”

    说到这里,沈奇停顿了下,从怀里掏出一两纹银,把玩着道:“我玄门这么穷,想必汪少庄主不会多收。这一两纹银就当是我玄门去年应上交的供奉了,少庄主且收下,省得让我再跑一趟。”

    说完,沈奇将那一两纹银递了出去。

    瞬间,汪常青便将好不容易伪装出的亲善面孔一把撕去,脸銫铁青盯着沈奇,目光也极其吓人,似是要将沈奇给生吞活剥。

    他没有想到,自己都还没发难,沈奇倒先表现得如此嚣张毕扈!

    什脺餍他且把一两银子收下?当他是要饭的打发吗?!

    其他人都不出声,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对于其他四个门派来说,碧池山庄就是压在头顶的一座大山,而玄门则是强劲的竞争对手,如今两者相争,他们都巴不得煽风点火让冲突升级,又怎么会劝解呢?

    【第二更。】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