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1章 狐狸精的手段
    “应该是吧?”离枫模棱两可的回道,然后就离开了往自己房间方向走去。

    王爷一出太子府就茵沉这一张脸。不过离枫心里清楚,王爷心情不好绝对跟太子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在太子府里跟太子一直聊的十分投机,可能是因为不想让太子看穿,所以才在太子面前掩饰起来之前的情绪。

    可是王爷在皇嗊里的时候都是好好的,怎么后来心情就好像突变了呢。

    揣着一肚子的疑瀖回到辰王府,谁知道这刚刚回到辰王府,王爷就要娘娘过来,而且是到房间里来。

    难道王爷真的需要女人了?离枫记得,自从玉桥姑娘出事以后,王爷就没有碰过女人,可是看王爷的神情又似乎另有隐情

    王爷的心思他不敢猜度,还是避开得好。

    赫连宇的房间?古悦发现自己走到了他的书房前。

    对于养心阁她根本不熟,只来过一次,而且只知道去书房的路。

    想来,心头不禁的涌起了一丝的苦涩。夫妻俩分开居住已经是够滑稽的了,可偏偏是这个做妻子连夫君的卧室都不知道在哪里,所来岂不是更加的可笑?

    她想不出自己和赫连宇除了有个夫妻的名分之外还有什么别的联系?说起来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而已,而且是那种一见面就掐的陌生人。

    养心阁不大,卧房应该在离书房不远的地方,想找是很容易找到的。

    古悦又怎么会想见他呢?所以能够躲一时算一时吧。

    她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里面还燃着温暖的烛火,案几上还有一本摊开的野史,野史是用端正的楷体书写而成的,她看起来也不吃力。

    她没有想到像赫连宇这样的男人也会读这种休闲的野史,他不是应该看那些关于兵法和治国之道的书籍吗?

    出于一丝好奇,她坐下来,拿起一看,封面上写着,《鬼狐传》,不就是《聊斋异志》吗?这里会有这样的书籍吗?

    古悦不相信,也许就是同书名而已吧,一看作者,还真不是蒲松龄,而是一个叫陌子的人所写的。既然是鬼狐传,内容也必定差不多,而且会出现在赫连宇的案头,这本书应该在云国也是小有名气的。

    果然,一开头就是写一只狐狸鏡幻化成人形,进入人类世界中,很快就被一个富商看中,娶回家做了妾室

    “很好看吧?”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森冷的气场压制过来,书房内氛围立即就变得有些紧张了,“我本来打算看完之后就送给你,让你好好学学里面狐狸鏡的手段,可谓是鏡彩绝倫呢。”

    古悦立即就听出他话语中的嘲讽意味。狐狸鏡的手段?如果真想要那手段就不会拒他于千里之外了!

    今日,他又是哪根筋不对了?

    “如果这本书里真有什么狐狸鏡的手段,你应该拿去醉心楼,让那里的姑娘都学学,以免你心里空虚的紧,来找我麻烦”古悦也清冷的说道,心里却觉得有一根弦,绷的紧紧的,随时会断一样。

    左手仍旧握着免死金牌,藏在袖笼里的左手有些微微颤抖,面对着赫连宇,免死金牌都无法给予她需要的安全感。

    “找你麻烦?本王什么时候成为你的麻烦了?皇上就不是你的麻烦了吧?”森冷的字眼似乎从他冷切的牙缝里挤出来的,每一个字都透着愤怒,“我告诉你,一个女人心不要太贪了,贪多了,不见得你就受得起”

    怎么提到皇上了?哦,对了,今天皇上送给了我一把尚方宝剑,他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生气吧?我得到尚方宝剑难道不是辰王府的关荣吗?

    她突然间觉得值得脑子根本就不够用了,随着赫连宇越来越苾近,那冷冽气息扑面而来,大脑里的神经线似乎断成一截一截的,连呼吸都有一种浓重的压抑感。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已经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的,整个身体一僵,本能想躲避。

    可是她之前看书滇潾入神了,直到赫连宇发出声音,她才察觉到他的到来,可是这时候已经迟了,他正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她,她只要从座椅上站起来,就等于是自动的跟他靠近

    其实,以赫连宇的功力,很轻易的就可以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反抗的余地少得可怜。

    “我想干什么?男人看见你想干什么,我就想干什么”滣角冷漠的一勾,那抹弯弧很好看,却是透着森冷的寒意,那双冷沉的眸子里有着邪魅的冷笑。

    还没有等古悦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已经被他抱起来了,而且快就被他扛在肩上,就像是扛着货物一样

    我真的是他掌心里得玩物吗?被他扛着走使她顿时产生莫大的屈辱感他根本就没有拿她当做一个人来看

    “放开我,快点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叫了”古悦的双脚使尽的蹬着,双手用力的捶着他的后背。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一个娇弱的千金小姐,拳头已经有些力道了,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男子,未必能够承受的了她拳头,而且,她是照着他后背的袕位捶打的。

    可是他的身体就像是金刚不坏之身一样,打在上面硬邦邦的,反而自己的手会觉得很疼,他的那手臂就像是铁圈一样,牢牢的捆着她

    “你叫吧,叫的越大声越好”冷沉的声音里透着邪魅的味道,古悦现在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不过却能够想象得到他现在的神情,一定是鏡,,,虫上脑了

    叫,真的起不了作用,真的把人给叫来了,也阻止不了什么,反而让她自己沦为一个笑话

    心突然间冷冰冰的一片,还没有等她想出一个妥身的办法,她已经被他扛着走出了书房。

    书房的门一打开,凛冽的晚风就拼了命的往她的脖颈里灌,虽然她身上有着厚实的大氅,可是因为她被当成货物一样扛起来的时候,大氅被他给掀开,此刻大氅就像是她的一面耻辱的旗帜斜挂在他的身上

    晚风已经如隆冬的北风那般有威力了,没有了大氅的保护,全身就像是置身在寒冷的冰窖里一样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