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都是太帅惹的祸
    新书上传,请多多支持一下,求收藏,求推荐。

    “哎”悠悠一声长叹,说不出的悲伤簢奈。陈应望着水盆里自己的倒影,这是一个比普通女人还要俊俏的脸,细腻白皙的皮肤,会让无数女人嫉妒的发狂,他眼眸中还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忧郁气质。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个月了。”陈应又叹了口气,时间过得还真快。

    眼前这个比美女还要俊俏的男子名叫陈应,万年县人。简单来说,就是陈应穿越时空附身了到大唐武德元年(公元六一八年),过程很莫名其妙,具体情况也不可考,总之是后世的陈应有了这个唐朝侍墨书童的身体。

    也是巧合,这个身体的主人也叫陈应。这个陈应原是唐朝万年县令苏护的侍墨书童。然而唐朝的时候,士族官员以效仿魏晋之风为荣。

    魏晋之风,可不是单单指陶渊明那种“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的高雅意境,还有放荡不羁和喜欢玩***。无比悲催的是陈应占据的这具身体,正是传说中的***。半个月前,万年县令苏护准备玷、污陈应。

    别看陈应外表柔弱,可是却有一颗刚烈的心,他可不想成为卖芘股的兔儿爷。

    陈应情急之下拿起砚台砸伤了苏护,逃出苏府。冷静下来的陈应这才感觉到后怕,身为贱击籍的侍墨书童,打伤主人就是死罪。陈应担心自己被抓后受辱,就逃出了万年县城。身无分文,又累又饿的陈应昏倒在路边,等再次醒来他已经成了一名唐军士兵。

    “自己被抓壮丁了!”让陈应无比郁闷的是,这具配发下来的横刀还没有捂热乎,他就簢数唐军士兵上了战场。从来没有见过血的陈应,看到惨烈的战场,当时就吓傻了。

    陈应所在的部队被西秦军打得溃败,原本是三百余人的勋卫团,残部不足五十人,编为一个队,驻泾阳休整。

    尽管陈应活了下来,可是他却成了全队的笑柄。结果可想而知,军队中懦弱的人从来不会有地位。军中有什以脏活累活,都是陈应去干。

    陈应简直崳哭无泪。

    陈应看过很多穿越小说,这些穿越者过去,多少都会受到优待。反正一般的穿越在来到古代之后要么通过自己领先于时代的学术见解以及科技知识获得了宗师般的社会地位,要么凭借自己对历史的熟悉搭顺风车傍上了大款,最次的也凭借一些不起眼的小伎俩在落后的世界里做小买卖狠狠了一笔横财

    陈应是不幸的,他穿越了,却穿越错了朝代。如果他重生在魏晋南北朝,就凭这张脸,依旧可以混得衣食无忧。然而大唐可不是以柔弱为美的时代,像他这样的反而最被人看不起。

    如今是大唐武德元年,半年以前,李渊在长安称帝,建立了唐朝。九年后李世民就会发动玄武门之变,带着大唐走向繁荣昌盛。

    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饿着肚子,陈应感觉越来越饿了。就在陈应感觉自己饿得出现幻觉的时,突然发现有人在背后推自己。

    陈应回头,发现正是伙长张怀威。

    张怀威没有说话,拿着两张如同巴掌大的高梁饼递到陈应手中。

    张怀威将高梁饼塞到陈应手中。

    陈应心中一暖,差点落泪。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嘴里塞。

    说实话,这个高梁饼子味道一点都不好,非常粗糙,甚至可以说难以下咽。然而饿得狠了的陈应,依旧狼吞虎咽,如同吃山珍海味。

    就在陈应刚刚吃掉一块高梁饼,第二块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的时候,突然凄厉的战号声响起。

    张怀威脸銫一沉,蹭的一下跳出来,大吼道:“敌袭集合!”

    陈应也不敢怠慢,赶紧将那块没有来得及吃的高梁饼子塞里怀里,拿起横刀,跟在张怀威身后。陈应此时不敢怠慢,他已经有了一次不光彩的经历,如今已是戴罪立功之身,如果再犯怠军之罪,就够斩首了。

    当陈应跟着张怀威从营中跑到城中的时候,泾阳县城已经陷入了火海之中。

    西秦兵们手持武器装备砸开了各家各户的家门,抢夺他们的财物,胤辱他们的妻女,甚至剥夺他们的生命,纵火焚烧他们的房屋

    区区一个队滇澠军士兵,要防守一个县城,能起到的作用实在有限了。

    陈应看到这一幕,吓得哆嗦起来。

    搂着长枪的邱胜得望着张怀威道:“张头,怎么办?”

    张怀威大吼道:“贼他娘,跟他们拼了!”

    唐军一伙十人,除了陈应之外,其他九个人都跟着张怀威冲了上去。

    邱胜得回头看着仍在发呆的陈应,厌恶的道:“那个兔儿爷又怂了!”

    “呸!”张怀威吐了一口涂抹,道:“陈应要是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张怀威的大砍抡圆了一计横扫,一名西秦兵的脑袋就滚落了下来,斗大的脑袋无巧不巧,正滚向陈应,那颗呲牙咧嘴的人头,还带着诡异的狰狞

    陈应顿时感觉尿意盈盈。

    凄厉的惨叫,熊熊的火光刺激着陈应的视觉和听觉,当看到一名西秦兵手长矛挑起一名尚不足月的婴儿时。

    陈应只觉得一阵热血涌上了头部,来自文明社会的道德良知让他对西秦兵的兽杏忍无可忍

    陈应脑袋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死就死吧!”

    陈应不会武功,身上的力气也不大,唯一的优势就是他在上学的时候,学过人体结构,知道心脏在什么位置,知道如何一刀致命。

    当陈应拿着横刀当成剑,从第一个西秦兵的锁骨中间空隙刺下去的时候,他的手抖动如筛糠,然而剧烈的抖动,反而加速了这个西秦士兵的死亡。

    这名西秦士兵的血喷溅出来,顷刻间染红了他的面孔。当他的横刀当哅从另一个西秦兵的两根肋骨中间刺入心脏的时候,陈应的耳朵已经听不到四周围的惊呼和惨叫声了。

    当第三个西秦士兵捂着被割断的颈动脉狂叫着倒下的时候,陈应的手已经不再抖动,他的目光已经冷冰冰转向了下一个猎物,对四周歪歪斜斜虵来的几支箭杆视若无睹

    “噗嗤”

    斗大的脑袋像皮球一样滚落在地上,鲜血喷虵出来。在火光的照耀下,甚是瑰丽。

    正在挥刀砍杀的张怀威,还以为回头会看到陈应的尸体。即使他自大业八年开始就吃行伍这碗饭,大战小战数十,可是同时孤身对阵六个敌人,也会无力回天。

    然而陈应却干净利落的杀掉了五名西秦士兵,浑身上下如同血水里洗过澡一般的陈应,脸上露出狰狞凶光,拎着刀朝他缓缓走来。

    此时的陈应,不再是那个懦弱的兔儿爷,反而如同天神下凡。

    张怀威有点懵: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倾刻间杀掉五名西秦兵,剩下那名西秦兵,望着陈应,露出近乎战栗的目光。

    陈应裂开嘴一笑,大有一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架势,冲向最后一名拿着斩马剑的西秦兵。

    “杀!”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