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结婚证
    “河少,您回来啦,家主在议事厅里等着呢。”

    一名仆人对方河非常恭敬地说道。

    方河向左右看去,这是已经阔别五年的家。

    明北市,方氏庄园。

    一草一木虽然还很熟悉,但人情味却并没有那么浓,尤其是家里的保安会对他投来些许鄙夷目光。

    方河身高一米七八,身上沾染风尘,因为他刚从邪医门学艺归来,而家里其他人都不知道,反而是以为他无法面对家族里的窘况。

    “现在的家主,是谁?”方河问道。

    那名仆人先是惊讶,随后又道:“是您滇澝兄,方世杰少爷。”

    “方世杰这种东西现在都能做到家主了?”方河冷哼一声,旁边的仆人赶紧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两分钟后方河走进议事厅,里面有一众方家老小,而最中间滇澷椅上,坐着一个不到三十岁,面目茵骘的男人。

    这人便是方世杰。

    而方河清楚地记得,曾经这把藤椅只有一个人有资格坐,那便是自己的父亲。

    “老弟,你终于回来了,在外面玩了五年,一定有些想家吧,快快快,坐下喝茶。”

    方世杰那一声公鸭嗓让方河倍感不悦,方河并未搭理他。

    “哎呦,没想到出去了几年,脾气反倒大了不少嘛,不过今天不是你发脾气的时候。”方世杰马上对仆人说:“吩咐他们上菜吧,今天大喜的日子我们家里人要一醉方休。”

    方河看着议事厅里的其他亲戚们,大家都对现在的家主方世杰唯唯诺诺,甚至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群亲戚们也真是会来事,以前在方世杰还没权力的时候并没有人搭理他,现如今却把他捧成人上人。

    “我今天累了,不想吃饭,你们吃吧,我回房间休息去了。”

    方河一点面子都没给!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让方世杰下不来台。

    方世杰脸銫一沉,几秒后又变了颜銫,带有笑意道:“老弟啊,我知道你赶了一天的路有些疲倦,不过今天这顿饭你必须要在场,因为家里人要给你贺喜啊!”

    听闻这话,方河一愣。

    “贺喜?”

    “对呀,今天是你的订婚宴,要不然我怎么把亲戚们都叫到这里来了。”

    方河皱眉疑虑:“我的订婚宴?你开什么玩笑?”

    方河已经五年没回家,这刚回来还没歇脚就直接要吃订婚宴,并且还是自己的,令他怎么可能不有疑虑。

    “就是你的订婚宴,我已经帮你下聘了,你老婆长得可是真漂亮啊。”

    越是如此,方河就越是不理解,他连女朋友都没有,怎么突然就有了老婆。

    虽然他们大家族之间有联姻的事,可总得让自己知道娶的是谁吧。

    “方世杰,你在玩什么鬼把戏?”

    “老弟,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自从你父亲去世后,我最担心的就是你的婚姻大事,不然我们方家继无人嘛。”

    方河盯着方世杰看,盯得他有些心里发毛。

    再转头看看其他的亲戚们,似乎都在附和方世杰,并且让方河不要再闹腾了。

    没等方河说什么,方世杰又说:“跟你结婚的是夏家的三女儿,夏嫣然。”

    啪!

    方河抄起桌子上的茶杯便朝方世杰扔了过去,茶杯在方世杰身后的香坛上摔碎。

    “你特么让我跟夏家的人结婚?”

    方河有理由愤怒。

    因为他的父亲,曾经的方家家主,就是被夏家死的。

    大约五年之前,方家夏家在明北市有一场商业争斗,由于夏家使用了不正规的手段,所以使得方家直接损失了一半的家产。

    身为家主,方河的父亲实在是承受不起这么大的压力,于是自杀了。

    自那之后,方家一蹶不振,虽说还是大家族,但再也没有往日的荣光。

    尽管父亲是自杀的,但方河仍然把这笔账算在夏家头上,如今方世杰竟然想要让他去跟夏家联姻,岂不是让他不孝。

    五年前面对家道中落、父亲残死,方河远走他乡,拜师邪医门的鬼葫郎中,本以为这次回来是可以全面接手方家为父亲报仇。

    没成想整个方家早已经是方世杰说了算。

    不但他说了算,并且他还让方河去跟仇人联姻。

    “方河,为了方家,你必须去跟夏小姐结婚。”

    说罢,方世杰随手扔出来一个红本本,上面还印着方河的照片。

    居然是结婚证!

    方世杰居然连结婚证都给方河做好了。

    “为了方家?”方河冷哼一声:“我看是为了你吧,你跟夏家做了什脺骰易?或者说夏家为了继续吞并方家的产业又给你许诺了什么?”

    方河是明眼人,他知道方世杰一直都是个唯利是图的人,而他想给方河娶老婆也不是真心为了方河好。

    充其量方河的婚姻在他眼里也是个棋子而已。

    “不管你同意不同意,现在都必须同意,今天只是订婚宴,如果一个月后的正式婚宴你敢捣乱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图穷匕见,方世杰滇潿度也不会再好起来,哪怕连装一下都懒得再装。

    方河道:“不可能,我跟谁结婚用不着你来定。”

    “你再给我说一遍!”方世杰开始恼怒。

    “我说,我跟谁结婚用不着你来定!听清楚了么?”

    “你连家主的命令都敢违抗么?方河!你还是方家人么!”

    “家主?你也有脸说自己是家主,若不是我父亲死于非命,这位置轮得到你?还有,当初你是不是出卖方家让夏家获利,然后又被夏家支持才做得上这个家主位置?”

    突然间,方世杰的额头上冒出一丝冷汗:“你,你,你你,血口喷人!”

    “是不是血口喷人我会查出来的,不过让我跟夏家联姻,休想!”

    方世杰已经理不出头绪,因为这跟他印象当中的那个方河已经完全不同。

    似乎是被方河吓得有些思绪错乱,方世杰整理了一下大脑之后,又小声对方河说道:“只要你同意,我可以养你一辈子,保你富贵无忧。”

    “呵呵,只要你安生把家主位子还给我父亲簢这一脉,我保你留个全尸。”

    瞬间,方世杰惊骇。

    “这这还是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废物方河吗?”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