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风犼搏曰
    楼乙定定的立在空中,全身僵硬到没有一丝知觉,就好像整个人此刻正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束缚着,可是明明并没有力量束缚着他,那么这股自缚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恐惧?是了

    这种感觉不正是在面对不可战胜之敌时所产生的自然反应吗,就像他小时候跟着父亲打猎,被一头黄斑吊睛白额虎给盯上时的感觉。

    “小家伙,别害怕,我真的只是好奇而已”那个声音再次出现在了耳畔,这一次楼乙似乎稍稍清醒了一些,他转头望向这只独睛的庞然大物。

    “您您是?”楼乙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恐惧,战战兢兢的问道。

    “吾乃窫窳座下守护神将搏曰,也是这方小世界这个地界里被称作风神的圣灵,呵呵呵呵呵”那自称搏曰的可怕生物对他说道,说到后面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楼乙内心的恐惧,在一点点的努力克服着,这种巨大的心理压迫感,并不是说克服就能克服的,至少在他看来,除了躲进刀痕空间,他想要逃走的可能杏完全没可能。

    他使劲的压缩着自己的肺部,而后尝试着大口的吸气,让自己在大量换气的情况下,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他平复了一下情绪回答道,“圣灵您好,晚辈只是跟着下面的风儿走,走着走着便来到这里了。”

    “唔?这倒有趣了,这小世界的修士,不是称此地为通天风嘲吗?它不是应该是一处绝境之地吗?”搏曰饶有兴致的询问道。

    楼乙张大嘴巴愣住了,心里可谓是翻江倒海的震惊,“这里竟然就是西州传闻中的禁区,通天风嘲?!!”

    他再次深吸几口气,努力让剧烈跳动着的心脏,慢慢变得平缓下来,否则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会因为受到太大的刺激而爆掉。

    就在这时楼乙突然感觉到有能量在他身体四周涌动,从最开始的轻柔,变得越来越躁动,那是风之力,他在下方的时候,所承受的就是这股力量。

    不过从他窥得风之规则的雏形,顿悟到了分风图后,这些风便对他没了威胁,反而此刻他心中有一种无比畅快的感觉,任凭狂风肆疟,他的身体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

    只不过他身体表层有一股气流在涌动,是它们抵消了外面的风,让它们原本的力量失去了作用,就好像锋利的刀刃,劈砍在油泞光滑的板面上一样,风暴的可怕在它面前毫无用处。

    风暴稍纵即逝,巨大的空间内,回荡着它们离去的声音,这时搏曰那巨大的脑袋又凑了过来,吓得楼乙猛的抖了一个激灵,这时声音再次出现在脑海中,“不错,你很诚实,我便不杀你了!”

    楼乙内心咯噔一下,面前的这可怕的存在,简直有些喜怒无常啊

    搏曰轻轻晃动了一下身体,大量的骸骨从它那几乎干瘪的躯体上滑落下来,就如同泥石流一样,白骨之山发出阵阵轰鸣声,向着下方不断蔓延开来。

    这时楼乙才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这头自称搏曰的可怕巨兽,后半身只有一条腿,另外一条腿不翼而飞了,而且更甚者它埋在骨山之中的躯体,已经完全腐朽了。

    它背上隐约能够看到一根根巨大的骨刺直冲天际,不过如果仔细去看的话,那好像是什么碎裂后造成的,脊背的左右各有一个。

    “羽翼?!!”楼乙内心震撼道。

    那碎裂的骨刺,似乎是翅膀根部的羽骨,透过它此刻的形状,楼乙震惊的发现,它们似乎是被硬生生的折断的,搏曰看着楼乙紧盯着它背后的碎骨,传音道,“想听故事吗?”

    楼乙此刻正处在慢慢平抚情绪道状态之中,下意识的就点头道,“想!”

    搏曰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狰狞的兽齿,只可惜如今的它,嘴巴里的牙齿充斥着可怕的裂痕,甚至巨大的犬齿还崩坏掉了半截,看上去无比的凄惨。

    搏曰抬头看向天空,声音带着些许沧桑与无奈,给楼乙讲述了一个有些悲壮的故事

    它来自于大世界里的春秋界,在这个大界之中有两位上古异兽,其一为窫窳,其二名贰负,他们深受此界天帝的青睐,并被天帝奉为神邸,各自作用一方世界。

    搏曰便是窫窳身边的守护神,同他一起守护窫窳的还有一位,其名为搏矢,两人便是窫窳最值得信赖的两尊守护神。

    窫窳被封神祇后,便极少外出此界,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倒也乐得逍遥快活,但与他所不同的是,另外一位同样被封为神祇的贰负,却要比自己这位神更有想法。

    贰负以分封的疆域为跳板,开始建立起自己的神国,同时吞并周遭各个小世界,它将自己的神国命名为贰国,并开始大肆招揽神将为其卖命。

    在没有天帝召唤的时候,贰负便会全力开疆拓土,渐渐的它的神国越来越强大,这时有一位自称是危的人,毛遂自荐想要加入贰国,表示愿意为神祇贰负出谋划策。

    这两人可谓是一拍即合,危凭借着自己的智谋,一步步向上爬,终于做到了在贰国一人之下的地位,这时他便开始怂恿贰负,让其吞并另外一位神邸的封地,如此一来天帝便会只宠信他一个。

    最终贰负没有经受得起诱瀖,与危一起借着从天帝处回归之时,偷袭了神邸窫窳,将它斩首后头颅丢入了弱水之中,身体丢入了莽和山下。

    搏曰与搏矢这两位守护者,当时被贰负手底下的神将给缠住了,以至于没能保护好自己的主子,后来东窗事发,危被天帝斩首示众,贰负也因为其*难平,被天帝贬下了凡间。

    贰国随即分崩离析,原本建立起来的辉煌转眼成空,那些原本依附于贰负的神将跟臣子纷纷自立山头,而那些被贰负霸占家园的流亡者,也趁机揭竿起义,贰负无力回天,便选择隐姓埋名逃亡。

    搏曰与搏矢在得知这一切后,便开始追杀之旅,最终它们一路寻着线索来到了这里,并与贰负展开了惊天动地的大战,这一战几乎毁了它们战斗的地方。

    然而贰负即便被贬,失去了神格,但它自身的实力却仍无比强大,它们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合力将贰负给干掉了,但是它也因为伤势过重,不得不躲在此地苟延残喘,靠着那些不自量力的妖兽甚至是人族修士勉强存活着。

    而它的好兄弟搏矢却死在了战斗的地方,它们战斗过的地方变成了炼狱,到处都是可怕的能量乱流,一道可怕的风暴柱子,百万年来在此地呼啸不休。

    后来有人降临到了此地,他们称自己为黄泉,这些人非常的强大,他们压制了那可怕的风暴柱子,并将贰负的尸身炼成了一口泉,用来转化此地的能量。

    而它因为重伤垂死,只能躲进了此地避难,并用自己仅存的力量制造了这个悬浮在天空中的风巢,而当初它创造这里的时候,周围可并没有这么多悬浮的巨石,这都是后来出现被吸入此地的。

    它不清楚那些强大的存在,为什么没有选择杀掉自己,也许是冥冥中它的好兄弟搏矢保护了它,楼乙听到这里,突然想到了自己曾经看到的那个风幕,以及风幕后的巨大影子

    看来那巨大的黑影,极有可能便是搏矢的遗骨,他推测当初黄泉宗的人没有动手,极有可能是想要借助风巢之力,保护位于此地的苦泉。

    只是可笑的是,后来的人们并不知晓这些,还将风巢称作风嘲,并加了通天二字,以告诉世人它的可怕,让人不敢靠近此地。

    楼乙并不知晓诸巫族是在怎样的一种情形下来到这里,但是可以想象的是,当初他们必定是已经走投无路了,否则又有谁会先择进入一个绝无生还可能的禁区呢

    不得不说,一切都是命运使然,如果不是被比如绝路,也许囚牢也不会发现此地,如果没有沙河盟的出现,并将他困住,也许他便不会意识到,自己生活的地方,也存在着一眼黄泉。

    楼乙默默滇澗了口气,此时他的心情已然平复,再抬头看向这庞大无比的搏曰时,眼中没了恐惧,只有钦佩与敬重,他站在空中,对着搏曰深深的鞠了一躬。

    “呵呵呵呵呵,没想到在临死前,还能遇到你这么个有趣的小家伙,也算是老天待我不薄了”搏曰晃了晃身体说道。

    它再次趴倒在地,这一次甚至是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它的眼皮尝试着睁开,想要再看看眼前这个渺小的人族小子,可是它实在是太累了,太困了

    “再见啦娃娃,这里的一切有看的上的尽管带走吧,然后离开这里,因为没有了我,它很快将会不复存在了。”搏曰用尽最后的力气,给楼乙一些警示,而后眼皮合上,彻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周围的风儿发出呜咽之声,仿佛是在为它的离去而感到万分悲痛,楼乙没有动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他只是深深的鞠了一躬,便转身离去了。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