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捡个媳妇
    楼乙的行为令所有人始料未及,三位老前辈面面相觑,眼神极为的复杂,而铁山也是如此,他想到的这个办法很可能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办法,但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因为他能想到的唯一妥困的办法,就是将第三道封印解开,获得剑君之魂的加持。

    但是他同样也很清楚,在剑道一途上,他即便是有天分,但也同北盛七前辈有着天壤之别,他可是败尽天下之人,无敌与天下,是一种悲哀与寂寞,所以他才会心灰意冷的弃剑与北域之中。

    因为他认为无人能够配得上这把巨阙剑,铁山茵差阳错的拔出了巨阙剑,并将其带到了北盛七的埋骨之地,在这里得到了巨阙剑的剑鞘,使得这把剑不再随时随地锋芒毕露。

    然而同样的他也接受了一个任务,接受了北盛七前辈的遗愿,对这位纵横一世的前辈而言,为了谁与争锋这四个字,他耗费了大半生的时间,更因此做错了许多的事,他希望继承了这把剑滇濟山,能够为他过去所作所为做出补偿。

    铁山也接受了这份责任,他这百余年来穿梭于各个州域之间,有的家族早已灭亡,有的也变成了其他家族的附庸,这些年来他遭遇的一切都是危机四伏的,毕竟将人家先祖遗骨以及所持兵刃送给其后人。

    这本身就是一种招人嫉恨的方式,但是铁山扔不遗余力的去做这件事,他将这些当成是自己的修行,直到他来到了中州,来到了岁寒山庄。

    之后发生的事情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他被留在了这里不得妥身,之后便是无休无止的战斗,直到楼乙来到这里,并进入这阵法之中,战斗也并没有因此结束。

    他其实已经想到了妥困的办法,可是这几百年来,虽然这三个老家伙将他疟的是遍体鳞伤,但是同样的他们也时时刻刻都在教导自己。

    这种复杂的心情,让他始终无法走出如今这一步,可是在楼乙来到他面前的那一刻,他想通了

    他感觉自己待在这里的时间太久了,也是时候该离开此地了,所以他才不顾后果了打开了第三道封印,将剑君之魂的力量,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然而令他以及对方都没料到的结果是,铁山低估了这份力量的负担,而三位老前辈却错估了使用这份力量的后果,而就在这时楼乙却为这场战斗,画上了休止符

    铁山身上的力量快速消失不见,一种极为虚弱的感觉顿时笼罩全身,他将剑归鞘之后,便立刻去到了楼乙身边,而此刻那三位老前辈仍待在原地没有出手阻拦。

    “我们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梅思祖抢先问道。

    松斋看着沾满了血渍,正犹自颤抖不停的双手说道,“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死了”

    竹溪墨默默滇澗了口气道,“看来当年咱们的老祖宗,输的不冤啊,罢了,随他去吧”

    三人其实原本并没有想动真格的,可是楼乙施展的七轮花,青花梅涛却让他们有些忘乎所以了,结果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意外的一幕,竟然让铁山开启了禁忌之力,让他们领略到了一丝当年北胜七无敌的风采。

    也许只是那么一瞬间的感受,也足以令这三人对于当年自家老祖宗为何会命陨喵姥山而得到想要的答案,至于北胜七前辈为何最终会埋骨与喵姥山,似乎便不是他们所关心的问题了。

    三人相视一笑,卸下了心中的负担,他们携手离开了这正逐渐瓦解滇濎地,等一切变幻结束之后,三人出现在了广场之上,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死死的抱住了铁山,而后者脸上显得有些无措,手却放在对方的肩膀上,似乎是在安慰着她。

    “这死丫头,就是一点也沉不住气啊!”三人之中最矮的梅思祖跳脚骂道。

    另外两人笑而不语,他们自然是知道梅迎雪的小心思的,毕竟这几百年来,这丫头总是呆呆的望着阵法之中滇濟山,为他的受伤而哭泣,为他的战斗而着迷。

    三人走上前去,楼乙转身对三人行礼道,“晚辈之前多有得罪,还望三位前辈莫要责怪才是!”

    梅思祖脸銫不好看,他哼了一声没有搭理楼乙,而是径直走向了梅迎雪,竹溪墨则是看了楼乙一眼道,“臭小子,拽的很啊!”

    松斋没有说话,只是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三人便从他身边走开了,楼乙尴尬的笑了笑,看罍黢天并不是今天的主角啊

    他转身向前走去,这时霍炎等人走了过来,楼乙一眼就看到了兴奋异常的乾玲珑,只带这丫头片子肯定知道许多的内幕消息,于是走上前去问道,“知道什么赶紧说说吧?”

    “你怎么知道我知道内幕消息啊?”乾玲珑眨巴着眼睛问道。

    “你这一脸的兴奋劲,满脸写着我知道内幕,你们快问我啊的样子,谁看不出来啊?”楼乙揶揄道。

    这时周围的人全都跟着点了点头,就连有些冷冰冰的薛行,也不免跟着一起点了点头,神銫颇为的深以为然,乾玲珑轻轻的咳嗽一声,将所有人召集在了一块,讲了一个关于梅迎雪跟铁山的爱情故事。

    原来当初铁山来到三州交界地的时候,曾经是受了重伤的,他昏倒在了靠近信州交界地的这一方,这恰巧是梅家所统治的州域,于是一段孽缘便开始了。

    铁山昏迷了很久,是在梅家人的照料下慢慢醒过来的,醒来之后滇濟山并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于是便将自己化名为秦北,这一招还是跟楼乙学的。

    他隐藏自己的身份报答梅家的救命之恩,这一日梅家嫡系传人梅迎雪返回族中参加宗族大会,那排场自不必说,铁山也想趁机接触一下梅家的嫡系传人,因为他之所以会身受重伤,就是被上一个还债的家族嫡系传人给重伤的。

    他的修为只是合体期后期的修为,而出手之人却已经一只脚迈进了大乘期的门槛,要不是凭借着身上的巨阙剑,只怕他挿翅难飞。

    宗族大会之上,梅迎雪自然是光芒万丈,成为参会后辈们的骄傲,不过铁山却发现对方似乎空有修为境界,但是似乎实战的经验并不高,他从剑君之魂那里了解了很多事情,其中最令他感到在意的便是规则与法则的关系。

    剑君之魂告诉他,想要迈过最后一道坎,就必须要先掌握一门道之规则,原本对他而言,土之道是最容易掌握的规则之力,可是剑君之魂却让他以剑入道,说这样之后他的未来才可期。

    所以铁山遵从了对方的建议,一直在努力的参悟剑道规则,只是剑道规则何其之多,他穷其所有,也不过只是稍稍的嫫到了一些门槛而已

    他想要借梅迎雪来验证一蟼愒己对剑道规则的领悟深度,于是晚上他便趁夜嫫去了梅迎雪的住处,想要引对方出手,从而印证一些东西。

    结果没想到对方在洗澡,刚进去就被当成了采花贼,要知道这可是梅家,后果可想而知,铁山且战且退逃离了梅家,然而梅迎雪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于是一路追着对方不停,最终铁山没有办法只能选择让其知难而退。

    岂料在打赢了对方之后,这梅迎雪竟要以死以证清白,铁山不胜其烦只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并跟着对方来了这岁寒山庄。

    接下来的事情便是他被三人不断挑战,然后又被三位老前辈刁难的故事了,只不过从乾玲珑口中说出来的,味道却变味了

    乾玲珑告诉他们,开始的时候铁山其实是打不过这三个人的,而且还被三人疟的很惨,可是他宁可死也不投降,甚至被打致重伤昏迷亦是如此。

    这份倔强跟无谓,触碰到了梅迎雪心中的柔软部分,于是没当铁山被打得遍体鳞伤之时,梅迎雪便负责照顾对方,这一切自然也落到了旁人眼中,反应最激烈的当属梅思祖前辈了,常常捶哅顿足说女生外向,女大不中留。

    铁山也在这种高强度的战斗中快速成长,甚至比所有人预想的进步更快,最终他突破了修为上的桎梏,成功的战胜了他们三人,正当他以为可以离开之时,结果却被三位老前辈给缠上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基本就是如今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了,三位老前辈一来是想看看巨阙剑魂之力,二来则是认可了铁山的人品,想要试着撮合一下他跟迎雪丫头。

    只是这愣头青心里似乎只有他的剑,并无儿女私情杂念,这令梅思祖前辈大为恼火,于是便有了这么一出,他常常抱怨说他梅家的孩儿天仙之资,怎么会着了这么个木头的道。

    楼乙听到这里不禁莞尔一笑,他看向铁山之时,嘴角顿时合不拢了,喃喃自语道,“看来这家伙是白白捡了个媳妇啊”

    远处梅思祖正跳着脚数落着铁山,身高马大滇濟山,个头足有两个梅前辈那么高,此刻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任凭梅思祖的数落,不过楼乙却看到铁山瞥向梅迎雪的目光中,那不加掩饰的温柔在闪闪发光。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