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诸般刁难
    众人迈步向前,顿时相继消失在了阶梯之上,之后众人便一同消失不见,楼乙独自走在阶梯之上,看着周围似曾相识的场景,顿时明白过来。

    他想也没想便迈步走向前方,之后所遭遇的一切也同他预料到的一样,只不过唯一有些出处的就是,这里的强度比之迎客山似乎要弱上许多了。

    这让楼乙松了一口气,因为乾玲珑的修为实在是有些太低了,而她却是自己的王牌,如果她无法进入书院,那么自己的计划只怕就要告吹了。

    然而等他走出幻境之后,却发现乾玲珑正坐在书院大门前,甩着自己的两条腿,百无聊赖的托腮等着他们,这一瞬间楼乙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自己不仅担心的有些多余,甚至还有些被打脸了。

    “你这坏家伙怎么才来,我都等半天了!”乾玲珑看到他之后,不由得张嘴抱怨道。

    而楼乙却发现书院大门的四周,聚集着大量的书院弟子,他们正交头接耳滇澲论着什么,甚至对着乾玲珑跟自己指指点点,楼乙明显的感受到了这些书院弟子眼神中的异常,甚至有一些还显得格外激动,一副要上前理论的模样。

    楼乙扶额摇了摇头,上前小声问道,“我的小姑釢釢,你又做什么好事了?”

    岂料乾玲珑不以为然的扁嘴道,“这些人蠢笨的很,还想在本姑娘面前显摆,我只是出手小小的惩诫一番罢了!”

    楼乙只感觉自己额头青筋直跳,传音道,“你这死丫头,这里是书院,藏龙卧虎之地,你在这里显摆,还站在书院大门口,怎么?你是打算堵门切磋不成?”

    乾玲珑眨巴眨巴综睛问道,“难道咱们来这里不是要这么干的吗?”

    听完她这话,楼乙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他眼皮子跳个不停,心想这下事大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的功夫,书院大门内一阵嘈佑之声传出,远远看去人嘲汹涌,再过一会儿这些人嘲便来到了大门前,许多穿着同当初严薇青一样教习儒服的中年修士,在一大群义愤填膺的书院弟子簇拥下,来到了楼乙他们所在之地

    而这个时候却只有却只有霍炎走了出来,薛行同蛮千钧两人还没有走出来,楼乙感到颇为纳闷,这幻境其实并不难走,只是对于意志力有些考验罢了,若说蛮千钧历经沧桑比较容易耗费些时间,怎地薛行这等年轻人也会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呢?

    正想着薛行同蛮千钧先后脚几乎同时走了出来,蛮千钧一出来便看到了书院大门后面那人山人海的景象,下意识的问道,“这是来迎接咱们的?”

    楼乙叹了口气道,“您觉得呢?”

    蛮千钧煞有介事的想了一下道,“这也不像啊!”

    楼乙拿手一指乾玲珑道,“都是这丫头片子惹的祸!”

    众人有些无语的看向乾玲珑,后者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一副兵罍鳙挡,水来土掩的样子,楼乙气得肺都要炸开了,但是却也没有办法。

    教习们从书院大门之中走出,直接来到了他们这一行人面前,其中一人指着楼乙等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书院之地引起喧哗?”

    楼乙愣了一下,随后连忙上前抱拳道,“在下陆康,来书院求见书院院长廖无涯,廖前辈!”

    这时更多的人聚集到了书院大门前,他们大多是来自各大势力宗族以及一些初入学院的弟子,众人一脸看好戏的模样看着楼乙他们。

    那开口的教习上下打量了一番楼乙,“既是求见,为何又做出琇辱书院弟子之事?难道你家中长辈没有教过你何为三纲五常吗?”

    楼乙还未开口,就听到身边蛮千钧开口骂道,“去你大爷的,跟谁在这吆喝呢!找死吗?!!”

    楼乙顿时有些脑袋疼,却听到始作俑者的乾玲珑回头一竖大拇指,对着蛮千钧说道,“蛮爷爷威武霸气,不像某人怂的厉害!”

    蛮千钧拿眼瞪向对面的教习,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这时那教习气的胡子都跳起来了,连声道,“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

    蛮千钧上前就要动手,这时楼乙抢先一步上前,抱拳拱手道,“我的朋友们初来书院,许多规矩还不甚了解,还望这位教习先生海涵一二。”

    乾玲珑鄙夷的望着楼乙,却被后者狠狠的瞪了回去,这死丫头是个不怕事大的,他可是知道这书院之地可是藏龙卧虎的,更何况他此行的目的有三,要是连这书院的大门都进不去,那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是又有一位教习从人群中走出,行礼后道,“仁义礼智信乃是我书院的原则,几位初来书院,便做出这等有辱斯文,上不得台面之时,诸位还是请回吧!”

    楼乙眉头一挑,这是下逐客令了啊,他赶紧在其他人把事情变得更糟之前,抱拳拱手行礼道,“诚如教习所言,我的这几位朋友的确有些失了分寸跟规矩,但不知者不怪,更何况书院是何地?难道不是教授此等顽劣,不通温良恭俭让的学生吗?”

    那位教习闻听此言,觉得楼乙口中所言也不无道理,只是这些人还未走进书院,便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这在书院这么多年来,也实属罕见了。

    诺大一个中州,桀骜不驯之辈无数,可是他们即便再桀骜不训,在书院面前也都是规规矩矩的,因为他们很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但是这些人不同,那小丫头自始至终就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而那个刚才言语粗鄙的壮汉,则根本就没将书院放在眼里,这样的人会是来书院学习的吗?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可是眼前这位年轻人,说的话却在理,这些人都通过了书院大门的考验,按道理说是可以进入书院的,但是作为教习而言,却实在不想让这些不尊孔圣之人走进书院,因为这些人看上去就像是市井生活的三教九流的泼皮无赖。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是来书院求见廖院长,那么必然也知道廖院长还是我书院三院之长,可是在我看来,你们连五常八德都不懂,又有何脸面求见我书院院长?”那人继续开口道。

    楼乙听到这里,便已经明白这些人是不打算让他们进书院之门了,他开口道,“仁义礼智信,指的是人应崇尚、追求的五种高尚品德!”

    “温良恭俭让,指的是人应培养、陶冶的五种高尚品杏!而忠孝勇恭廉,指的是人应信守、践行的五种高尚品格,此为书院德育的全部鏡髓所在!”楼乙侃侃而谈道。

    这些其实都是他在婚宴之上临时抱佛脚学的,还有一些则是专门请教了孔乙己这位礼学大家,为的就是不在这种情况下出糗跟坏了书院的规矩。

    一旁的蛮千钧长着嘴巴望着楼乙,好像这一瞬间他已经不认识自己这个徒儿了,而一旁的乾玲珑则瞥嘴道,“切,装的还挺像!”

    楼乙没有理他们,继续说道,“在此基础之上仁义礼智信为五常,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则为书院八德,是做人的根本,也是书院大成至圣先师孔圣人他老人家的德育内容的鏡髓所在,而将它们所有囊括在一起,便是书院的规矩、倫理、思想、原则跟道理了!”

    此话说出之后,立刻引得周围人群频频点头称赞,因为楼乙所说的这些,正是书院所德育教学的根本,这点自然是无从反驳的,此时刁难与楼乙的这几位教习们,也是面露难堪之銫,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乾玲珑见这些人吃瘪,正准备酸上几句,却突然感受到楼乙异常严厉的目光注视,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有点闹过头了,连忙乖乖的收起了自己的小心思。

    楼乙见事情总算是有些缓和下来了,他上前一躬到地说道,“在下真的是来拜会书院院长廖老前辈的,至于我这几位朋友,也还望诸位教习以及书院的众才子才女们高抬贵手,念他们无知不懂书院之规,便饶恕了吧!”

    书院前的这一幕风波,就这么平息下来了,但是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他们虽然成功的走进了书院大门,但是却需要自己从四院一路走去三院所在地,这途中会发生什么,似乎光是想想也知道了。

    这其实还是书院之人的刻意刁难,但是谁让乾玲珑先坏了规矩在先,而自己的师尊蛮千钧又威胁教习在后,这个哑巴亏也只能自己吞下了,谁让这是人家的地盘呢

    书院的建筑十分古朴典雅,一草一木都与自然相合,詢胎着别样的韵味在其中,这里时常能够看到舞文弄墨的身影,能够听到朗朗书声回荡在空气之中。

    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将楼乙放进了回忆之中,他恍惚间就记起了当初刘元伯伯教他读书识字的童年回忆,可回忆还没持续多久,他们便再次被一群人给围住了,而他们的目标自然是惹祸鏡乾玲珑,而且这一次似乎还是有备而来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