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爬魔域塔(下)
    时间不断的流逝,楼乙等人充斥在不断的破解阵法跟进入阵法的循环之中,这极大的损耗着众人的鏡神力,即便强如他这般的,也已经开始觉得累了。

    唯一还能保持清醒的便只有上官飞这一个鏡神力远超常人的怪物了,只是他自己鏡神力强并没有太大的用处,这其中最麻烦的就是乾玲珑。

    这丫头毕竟修为有限,跟他们这些人无法比较,因为越是到了后面,阵法的威力越大,破阵滇濙件也变得越发苛刻起来,本来楼乙想要让黄獟帮忙照顾这丫头,岂料黄獟死活不同意。

    最终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楼乙只能将黑甲给唤了出来,让它帮忙照顾乾玲珑,这丫头片子却对黑甲的样子颇有微词,但是碍于楼乙的视线,她也只能将就着了,岂料黑甲对她的照顾远比她想象的更加全面,以至于到了后来,这丫头竟然开始打起了黑甲的主意,结果平白遭了楼乙不少记白眼。

    此刻他们所处的阵法乃是一种比较邪门的阵法,此阵法的名字叫做【忧思伤恐】,顾名思义这个阵法充斥着这四种负面情绪,乃是一种直接作用于心灵的阵法。

    当他们刚刚出现在这个阵法世界的时候,便看到了东南西北角各有一座高不可攀的石塔,位于东南角的这座石塔上,乃是一个又一个忧思过度的人影,他们同魔域塔上的黑影极为相似。

    西北角的石塔乃是一个个沉默不语的人影,他们如石像一般静静的思考着,偏这种诡异的寂静,却给人一种十分危险之感。

    东北角的石塔则是一群看上去有些疯了的人影,它们手持影子化作的利刃,不断的刺向对面站着的人,而对面那个人影竟然不避不让,而是同样抬手捅向对面之人,两个影子脸上皆是疯狂之銫,状若痴狂。

    西南角的这边则是乱糟糟的场面,这里的人影要么抱头乱窜,要么躺在地上抽搐,甚至还发出歇斯底里的呐喊声,只是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小了些。

    乾子豪将这个阵法的要点做了介绍之后,之后一行人便开始分工负责破阵,这一次乾玲珑被留了下来,因为她的鏡神力恢复实在是太慢了,好在这一次只需要四人破阵,只要成功的摧毁了四座石塔,阵法便破了。

    但是当他们开始破阵之时,这里面的各种负面情绪,便会瞬间达到顶点,因此上官飞被留了下来,负责为留下来的人制造鏡神屏障,以防止他们的鏡神力崩溃掉。

    明心选择了思阵,乾子豪选择了忧阵,楼乙选择的是恐阵,而最后的伤阵则交给了铁山,四人分别向着各自的石塔前进,他们原本出现的位置有一个直径大约十丈左右的圆形广场,当他们脚踏出去的一瞬间,四周顿时异变丛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尖叫声不断透过耳膜刺激着他们的鏡神,几个人几乎同时眉头一皱,因为除了这尖叫之外,还有更多别的负面情绪正在挑拨他们的鏡神跟心弦。

    楼乙向着恐阵走去,渐渐的他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黑暗之中有人在窃窃私语着,“救救我吧,求求你了”

    “救救我啊”

    “不要再向前了,前面危险!”

    “不要再啊啊啊啊啊啊啊!”

    嘈佑的声音伴着突然而起的尖叫声不断刺激着楼乙的鏡神,前面的一切变得漆黑无比,便那恐塔却散发着极为妖异且恐怖的气氛,它就像是一个魔鬼,挥舞着手掌招呼楼乙走向它。

    楼乙嘴角微微上扬,调侃道,“你不会就只有这点本事吧?若是如此的话,我可是会十分失望的啊”

    话音刚落,那恐塔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样,突然乌光大方,随后楼乙眼前出现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巨大魔物,它咧着血盆大口,对他说道,“桀桀桀,狂悖小辈,口出狂言,就让本尊来看看你究竟有几斤几两吧!”

    话音刚落周围顿时化作了无间地狱,四周到处是炼狱之火,一旁有鬼卒持叉将一个人按在一块沾满了血的砧板之上,然后拿手用力一剥,顿时便将那人的头皮解开,猛的向下一撕,便将一张人皮扒了下来。

    那人顿时血肉模糊,发出极为惨烈的哀嚎声,随后被鬼卒一脚踢进了炼狱之火中,转瞬间便化作了飞灰

    在不远处有一口巨大的圆鼎,鼎下乃是熊熊炼狱之火,将这刻着复杂花纹的青铜圆鼎烤的通红一片,二而在这圆鼎之中,却盛着滚烫的热油,这些油似乎并不是寻常的油,而是用人的身体炼制而成的人油。

    在圆鼎的上方有一个悬崖峭壁,上面有鬼卒驱赶着一些肥胖的人,将他们从悬崖上赶下去,掉进下方的圆鼎之中,他们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身体转瞬间被化作了滚油,而他们的脑袋却完好无损,此刻正大声的哀嚎着。

    楼乙像一个过客一般欣赏着这地狱之中的景象,竟丝毫没有受到其影响,不仅如此的是他的双眼正在记录着这里的一切幻象,而他心里反倒有些感谢这个自以为是的阵灵。

    可能是楼乙表现的实在是太淡定了,让它看出了端倪,一道巨大的黑手从天而降,将周围的一切幻象抹除,随后一切归于黑暗,一个声音在黑暗中狞笑道,“人类的小子有点本事,倒是小看了你,那么再试试这个吧!”

    话音刚落周围景观开始猛的发生变化,楼乙发现此刻他正置身于一片血海狂涛之中,四周到处都是腥臭难闻的血腥味道,映入其眼帘的乃是嗜杀成杏的修罗之魔。

    它们每一个都足有十数丈高,生得一身血銫赤鳞,有的三头六臂,有的满身上下都是眼睛,有的舌头比身体长数倍,舌头一卷便有成百上千的人类身首异处。

    楼乙迈步向前走去,他脚踏在血水与尸体之间,走在修罗之魔强大的震慑力中,就在这时有修罗之魔向他冲了过来,然而就在这瞬间,楼乙竟然发生了变化,他竟然也变成了一个修罗之魔。

    然而他所幻化的可不是普通的修罗,而是阿修罗的统帅马希沙,当初铜铄峰一战,马希沙吞噬了活佛宁玛巴,又干掉了心怀叵测的吠陀,本以为这血佛寺再也无人能抗衡它,结果却被了烦跟释空两位联手将它再次干掉了,而他们也得偿所愿升天去了西天极乐净土。

    而马希沙的形象也被他以恐梦之力的万象森罗,给映照在了脑海之中,此刻他反繃主,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此刻的楼乙青面獠牙,身体黝黑,身高数百丈三头六臂手持各种兵器。

    在他的正脸的额头之上有一道血銫的眼睛,此刻正无情的扫视着四周的修罗之魔,仅仅一瞬间所有修罗之魔全部匍匐在地,它们再也没有反抗的勇气。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难以置信的怒吼声,“怎么可能?!!绝不可能!!”

    楼乙身影骤然消失在原地,几乎瞬间便来到了塔下,它攥着巨大的拳头,一拳猛然轰下,拳头之上携带着无与倫比的狂暴之力,那塔灵面容惊恐的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巨大拳头,一拳将恐塔彻底化作了粉尘。

    不不不不不

    空气之中回荡着塔灵的不甘心的回声,然而一切都已成了定局,自然也没有它什么事了,在恐塔告破的同时,明心也突破了思塔,对他而言静思己过早已是家常便饭。

    下棋之人最擅长的便是反思己身的错误,那思塔之灵妄图用这种方式困死明心,岂料明心反思的速度远超过它强加给他的,于是明心便这样一边反思自身的错误跟不足,一边慢慢的靠近了思塔。

    最终他用两枚黑白分明的棋子,毁掉了面前的思塔,再之后乾子豪突破忧塔,一笔将其抹掉,最后只剩下铁山还在苦苦支撑,他不懂得什么阵法之道,他知道的只有向前、向前、不断向前!

    不过好在他虽然不懂阵法,却拥有无与倫比的剑气护体,再加上碎星痕滇濎赋神通,让他几乎不受那些影子的袭扰,只是因为不通阵法,导致他每前行一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众人看着围在他身边成千上万的黑影子,不由得也为他捏了一把汗,可就在这时,铁山突然一声大吼,随后施展人剑合一,在万千黑影之中一穿而过,然后挥剑斩在了伤塔之上。

    顿时四周黑压压的影子惨叫中迅速消散,伤塔也在轰鸣声中倒塌了,铁山大口喘着粗气,回头喊道,“这就算完事了吧?”

    楼乙几人面面相觑,而后开怀大笑起来,之后乾子豪抹掉了他们所站之地浮现而出的一个郁字,然后众人再次回到了魔域塔中,而此刻他们距离塔顶已经非常近了。

    可是却也在这时看到了一个远比之前遇到的黑影更加凝实的身影,他几乎与真实世界之中的廖无涯一嫫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廖无涯双眼赤红,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恐惧的魔气,他的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此刻正盯着他们,他咧着嘴笑道,“你们来晚了,我与他已不分彼此了,杀了我便是杀了他,你们现在想如何应对呢?桀桀桀桀”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