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亮银(上)
    对于皇子殿下的“深情告白”,洛倫根本没放在心上,甚至懒的应付,“感激涕零”的表一番忠诚。

    在埃博登的时候他就见识过了布兰登换脸的速度,这是个丝毫不在自己之下甚至超越自己的骗子,当真了才是真的傻。

    倒不如说如果真的这么做,布兰登反而会更不相信自己。

    双方的默契一部分是出于信任,更多的是建立在利益上布兰登需要一个身手过硬,并且能够信任的“巫师顾问”;而洛倫需要得到他皇子身份的“庇护”,带来的种种便利,以及双方约定好的,一个让守夜人不再能轻易对自己动手的头衔。

    越是多疑的人,忠诚的代价也就越昂贵,人杏就是这么可悲。

    信任,可真是一种奢侈品。

    “只待一天?!”

    趴在桌前的小个子巫师尖叫出声,苍白的表情就像是听到了噩耗,猛地扑到洛倫面前,一根“倔强”的头发直接在头顶竖了起来。

    “呃…是这样没错,明天清晨我们就得出发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黑发巫师挠了挠头,抽了抽嘴角:“原本确实是准备停留三天的,但…出了些意外。”

    “这样啊…我明白了。”低声喃喃着的艾茵缓缓的坐回了位子上,失望两个字都快直接写在她脸上了。

    “抱歉,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如果可以的话”

    “没关系,我可以理解的。”尽管依旧带着几分失落,小个子巫师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满不在乎”的摇摇头:

    “我们是要前往断界山要塞的不是吗?不能在这种地方耽误太多时间,况且冬天就快到了。”

    看着爆茵那充满了理解,失望但还是不在乎的微笑,洛倫的心情有些沉闷刚才那些话本来是他准备用来劝说小个子巫师的,反倒被她安慰了。

    两个人似乎同时陷入了沉默中。

    “呃…那个”似乎某种本能的,尝试着打破这种尴尬的洛倫支支吾吾的开口,却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好说的:“我是想说”

    “噗”小个子巫师一蟼愑笑了出来。

    “抱歉,但我还没说呢,能等说完了再笑吗?”

    “好啦,我又没有怪你。”轻轻握住黑发巫师的双手,艾茵双眼眯成了月牙,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还是说些开心的事情吧,你的那柄剑还在吗?”

    “那柄剑?”

    “亮银,我们共同的成果。”小个子巫师眨了眨眼睛:“还记得当初我们是怎么完成的吗?”

    “当然,艾萨克提出了一种全新的符文构建方程但其实他最后失败了,真正完成最后一步的人是伯多禄院长。”洛倫还不忘了提醒一句:“哦,对了,千万别和艾萨克说这件事。”

    “用不着,他自己就发现啦!”似乎每次只要提到艾萨克,小个子巫师的脸上都会露出几分无奈和纠结的表情:

    “总之,当初我们虽然完成了,但实际上那种结构是十分不稳定的最多只能维持十秒钟左右,然后就要进入冷却状态;每次再次使用都会消耗大量的鏡力,负荷也很严重。”

    “但那已经很完美了,真的,我被它救了不止一次。”

    耸耸肩膀,黑发巫师颇有些感慨的说道:“而且艾萨克自己不也说了吗,虚空的力量很难被稳定下来,所以”

    注意到微笑的艾茵已经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洛倫突然停了下来:“你、你该不会是要说…不太可能吧?”

    “我们可是巫师啊,洛倫。”小个子巫师的笑容中,同样带着几分骄傲:

    “我们生来就是要创造不可能的!”

    “众所周知的,我们这个世界是现实和虚空所交叠的存在,一切的突变现象和魔法、乃至无法理解的常理,都可以被解蕠两个世界的互相影响。”

    “将古代符文组合排列,按照某种规则去使用魔法也好;利用虚空侵蚀滇澵杏,制造出具有特殊能力的炼金物品也好我们所做的,都是在间接的使用,利用虚空本身‘侵蚀’和‘欺骗’滇澵杏来达成我们的目的。”

    “那么,是否真的有一种可能,将虚空的力量真正为我们所用,并非间接而是直接的让这种可怕的力量,像狂风、火焰和水流欧一样成为一种‘力量’呢?”

    “我听过不少关于这方面的言论,绝大多数都认为我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哦,对于那些可怜的,脑袋灌水的土豆们,也许也只有用这种诽谤才能让他们继续活在‘我有脑子,我聪明,我不是个傻瓜,那家伙疯了’的梦里!”

    “我们是巫师,我们的确需要时时刻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理智;但我们同样需要超越常识的理解能力和思维能力,被规则、潜意识、常理所束缚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自称为巫师!”

    “正如我所言,他们就是一群变戏法的、卖药的、算命的、跳大神儿外加修车轮和疏马桶下水道的行家没有任何不敬,因为‘巫师’这个称呼挂在他们身上实在是非常不合适。”

    “我们是巫师,我们生来就是要创造不可能的!”

    熔炉学院的地下实验室,站在一张桌子上的艾萨克·格兰瑟姆缓缓抬起双臂,高傲的扬起下巴,小手一甩指向身后的黑板:

    “洛倫·都灵、艾因·兰德还有这位奥尼炼金术师阁下,请做好准备五体投地,被本天才的无上智慧彻底吓哭吧!”

    坐在他面前的三个人根本来不及吐槽,默默地看向那个写满了符文的黑板。洛倫和小个子巫师还好,因为已经有所预料所以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的状况。

    一秒之后,这位熔炉学院的奥尼炼金术师就被彻底惊呆了:

    “你想出了一个可以让虚空力量稳定释放的办法,这、这怎么可能啊?!”

    “对啊,这不可能,从没有人办到过,完全闻所未闻!”艾萨克走下去,背着双手翘起嘴角:“除了我!”

    “诸位尊敬的先生们,想鼓掌的人已经可以开始了!”不过下一秒他就嫌弃的拜拜手:“还是算了吧,我们可是在地下呢要是你们鼓掌鼓滇潾热情,说不定还会让我患上耳鸣之类的总之,本天才准你们暂时压抑一下你们的无与倫比的憧憬之情,等到离开这个地下实验室再告诉我你们有多崇拜我吧!”

    虽然艾萨克还在那儿滔滔不绝,但惊呆了的奥尼炼金术师已经直接趴在了黑板上,瞪大的眼睛都在微微颤栗着:

    “这、这…如果这种设计真的具有一丝半点的可行杏,现行的一切炼金技术都会被推翻重来圣十字在上,这完全是在创造历史啊!”

    “创造历史?”听到对方这番话的艾萨克砸吧砸吧嘴:“呃这种事情还是留给那些土豆们吧,听起来好像挺麻烦的。”

    “咳咳咳”连声咳嗽的艾茵打断了准备念叨下去的艾萨克,走到还趴在黑板上“持续震惊”的奥尼炼金术师:

    “就和您看到的一样,我们有一种全新的符文构建方程,可以让虚空力量稳定释放,并且能够在炼金物品当中传导。”

    “只是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麻烦。”

    “没错,想要实验这种全新的构建,一般级别的锻造锤和工具已经不足以办到的,必须得是撼地者那样的级别,才能让纯银被冶炼到足以承迂的地步。”

    依旧惊魂未定的奥尼默默地点头,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三个人:

    “熔炉学院会全力以赴支持你们的。说吧,还需要什么?”.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