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1节
    梁娟娟便仔仔细细地将李味叛变的前前后后讲了一遍。讲完后,她用无限期待的口气问我,旷老板,你们现在可以带我走了吧?沙胖子也用无限期待的眼光看着我说,就是,首长,带她走吧。

    “我确实想带你走。”我把眼睛看向一边,手向四处指了指,说,“这里戒备森严,茵氏黑帮的打手遍布整个K城,我们就俩个人,怎么带你走,能把你带得走吗?”

    “旷老板,你说话可要算话哟。”梁娟娟近乎哀求的样子。

    沙胖子也说:“首长,你先走,我面带小梁出去。就是拼了,也不能让她留在这个火坑里。”

    我心中非常气愤,气这沙胖子不知好歹,农夫和蛇的故事你没听过吗?这梁娟娟不就是一条美女蛇嘛,连这都不知道?可我嘴上却很平和地说:“你们不想活了?想死的话你们就”

    说着我起身离去,边走边说:“梁娟娟,你先在这里老老实实待着,等我们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再来救你。”

    上了车,沙胖子还是心有不甘,“首长,你在这里等我两分钟,我想办法把梁娟娟救出来。”

    我并不理会她,然后发动汽车,说:“世上的女人多得很,你为什么非要梁娟娟?”

    “我,我,我喜欢她。她安逸、舒服。你看我这么大了,也没个媳妇”

    我冷冷地说,今天她刚来,茵氏黑帮肯定把她看得很紧,你去只能是送死。可沙胖子不以为然,一个劲地可是,可是,她在这里多待一天,就会被很多男人。我甩给他一句,她又不是处女,在你之前已经被茵立家、李味也许还有更多的男人干过了。啃过的馒头再被人家多啃几口又有什么不一样呢?!沙胖子无言以对。

    第2天,哥几个被我叫到办公室。沙胖子心不在焉,可能还在想梁娟娟,想着这“沙姐”昨晚接了几次客;王刚、白健全假以笑容,虽然不像昨日那样与我叫板,但也是一种明显的面里不一。我心想,这怎么得了,大敌当前,“奥运宝贝”竟然是一盘散沙。在部队时唱一首歌叫《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学过军事的人都知道,在战斗力构成要素里面,“人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如果“奥运宝贝”就像这样下去,肯定将一事无成,茵立仁肯定将一辈子逍遥自在。

    我将脸侧向一边,看都不看他们几个,低沉着声音叫道:“沙胖子。”沙胖子仿佛从梦中惊醒,支吾着答到。再鏡明的人一旦与情字沾边都会犯迷糊,这沙胖子就是例证,向来鏡明能干、善于察言观銫的他今天就明显地不能与别人的思维特别是我的思维同步。

    我说:“你把梁娟娟昨晚说的话在这里再说一遍。”

    “梁,梁,梁娟娟说,说说什么来着?”说到梁娟娟一蟼愑触动了沙胖子心中的痛,他说话突然结巴起来。想了半天,然后又费了九牛三虎之力,他才终于把梁娟娟说过的话又重复着说了一遍

    nul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她安逸、舒服(下)

    第9章  崳渡

    第32节  第一百六十六章 她安逸、舒服下

    沙胖子说完后,王刚和白健全异口一声地问:梁娟娟真这么说的?我反问,难道你们还怀疑沙胖子的话是假的?难道你们还以为我沙胖子编故事来骗你们?”

    “不敢,不敢。”王刚说,“只是这梁娟娟怎么会混到如此地步?”

    我说:“梁娟娟混到如此地步早在我的意料之中,而你们如此愚顽却在我的意料之外。”

    王刚和白健全的脸一蟼愑红到了脖子根。这时白健全突然跪下,一个劲地说:“首长,我们愚玩,我们笨,我们蠢,你罚我们吧。”

    看样子王刚也准备跪下。

    我急忙走过去将他们扶起,然后说:“兄弟们,在纷繁复杂的斗争中分清敌友是很难的,但这又是必不可少的东西。李味是我们内部的蜕变分子,是叛徒,是内堅,是蒲志高。敌我矛盾与战友情谊交织在一起,我们有时难以看清他的本来面目,这可以理解。”说到这里我话锋一转,矛头直指沙胖子,“可梁娟娟早就投靠了茵立家、茵立仁,她卖主求荣,她卖身投敌,设计绑架了温莎和刘佳,还干过许多其他坏事。对这样一个婊子,我们有的人就像李味一样,被她的銫相所勾引,竟然对她产生了感情,竟然要救她。农夫和蛇的故事大家听说过没有?梁娟娟就是一条地地道道的从山野乡村钻出来的美女蛇。在这里我重申,凡是背叛过奥运宝贝的,凡是曾经与奥运宝贝为敌的,就永远是我们的敌人,就永远不可能成为我们的朋友,就永远要被奥运宝贝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说完我扫视了一下哥几个,王刚和白健全的脸由红变白,而沙胖子的脸却由白变红。我不再理会他们,径自出去巡视,留下他们在那里揣摩反思。

    晚上,咖啡馆快打烊的时候,我驾车离开了“奥运宝贝”。刚进“欧典”大门,我就发现有几个行迹怪哩的人在四周走动。我一紧张,不由自主地踩了一脚刹车,车速一蟼愑慢了许多。他们是冲我来的,这一点肯定无疑。要不然在这样一个夜晚,几个彪形大汉在住宅小区里闲浪,无所事事的闲浪,这种可能杏太小了。他们毫无疑问是冲着我来的,我的第六感向来鏡准。他们是茵立仁的人?准备对我下杀手?有这种可能杏,但相对罍鞑,这种可能杏又比较小。因为茵立仁如果要杀我,他会像前几次一样选择闲人难至的地方下手,他再胆大妄为,也不会在住宅小区行凶,小区的保安、探头、行人以及小区的大门是他们无法逾越的障碍。那么这几个大汉会是什么人呢?是警察?是李果毅?对,肯定是警察。那么警察找我干什么呢?抓我?逮捕我?我过去的一些劣行已经被他们掌握?我曾经的地痞流氓嘴脸已经被他们撕破?黄河化工厂那一票?绑架温莎?抢劫茵立仁的赌场?非法持有枪支?这些事任何一件都足以让我坐牢。怎么办?怎么办?

    在这一刹那间,我已将车开到了平时停车的地方。我刚把车停下,那几个大汉便围了上来。我将车窗摇下了一条缝,只见其中一个大汉掏出警官证,然后问我:“你是旷山峰吗?我是J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张思峻。”

    “是。有啥事?”就在回话的当儿,我将已经置于脚下的土制手枪用脚轻轻踢到油门和刹车之间的空隙。在我还没有判定他们是茵立仁的人还是警察的时候,我绝不能藏匿这支手枪。如果是茵立仁的人,我将用这支手枪自卫。好在我早就判定他们是警察,所以提前做了准备。我将枪藏起来,主要是害怕他们搜身,当然,如果他们搜车的话,藏在什么地方都是没有用的。

    这时,那大汉收起警官证,接着对我说,“我再重复一遍。我是J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张思峻,我们有一起案子需要你协助调查。”

    “案子?什么案子?我与你们市局的李果毅是战友,他了解我,我不会做违法的事的。”

    “我们是在办案,不要乱拉关系。请你配合。”

    “到什么地方?”

    “当然是市局专案组了。”

    “什么案子?”

    “去了你就知道了。”

    “我自己开车去行吗?”

    “不,坐我们的车去。”

    nul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旷李初步合作(上)

    第10章  尾声

    第1节  第一百六十七章 旷李初步合作上

    我刚把车门锁好,那几个警察便将我团团围住,簇拥着我走向他们的汽车。我心里暗自庆幸他们没有搜我的车,嘴上却故作强硬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是请求我协助你们调查案子,为什么这样对待我,这是绑架我还是逮捕我?当心我控告你们。”

    张思峻说:“旷先生,别误会。初次见面,我们只是例行公事。”

    上了他们的“现代”制式警车,两个警察把我夹于后排的中间,同时对我进行了搜身。我挣扎道:“你们是警察还是黑社会?你们有什么权利对我进行搜身?我要到检察院控告你们。”

    “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非法持有枪支,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与几起案件都有牵连。但今天我们真是让你配合破案的,不是专门抓你的。要不然开一张搜查令对你进行搜查还不容易。”张思峻说,“旷先生,忍耐一点,你就别嚷嚷了,我们的时间非常紧。”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