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二章 天书被偷
    李宁躺在梁月的怀中,睡得像个孩子一般,也亏得梁月不是一般人,抱着这么一个大男人在密林中穿梭自然,还能还跑的这么快。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那双坚强有力的臂膀,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眸,那颗砰砰跳动的心房,没曾想现在竟然反过来了。]

    梁月看着他的睡姿,嘴上不住的嘀咕,但是她的双手却还是紧紧把李宁抱住。

    再说蛋生这边,自从那一日打破了胡岚三人的骗局之后,他一人独自找着一处隐蔽的地方,准备潜心修炼天书上的东西。

    甚至已经天黑,他也只是点上一盏自己变出来的蜡烛,借着微弱的烛光苦读天书。

    可惜他不知道,他的行踪早已经暴露,蛋生自以为自己找的位置很隐蔽,无人能发现。

    他却不知道胡岚三妖一直在他身后不远处跟着,她们三妖本就是狐狸鏡,善于隐匿身形,何况蛋生也涉世未深,就更是不知了。

    胡黔看着蛋生那涉世未深的样子,心里不住的偷笑。

    [这混小子,看来也就是会几个小法术的小毛孩子,如此懈怠,那天书还不是如翁中捉鳖手到擒来?]

    她转头看了看胡岚跟胡芬两人,看着他俩在黑夜下发着黄光的眼睛。

    “胡芬过来。”

    “是。”

    “娘亲,有何吩咐?”

    胡芬原本静静看着那烛光下的少年,在她的眼中蛋生却是有了一些变化,恍惚之间她看见蛋生身上突然出现阵阵白光。

    这些白光一开始只不过是萤火微光,不过却是随着蛋生看书的投入而逐渐变大。

    [难道这就是凡人说的书气?还是]

    胡芬正在思考之间,没听到胡黔的呼喊,她还愣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忙应声。

    胡黔看着胡芬如此模样,心里有些不悦。

    “芬儿,为何我叫你一声,半天才回我,你可知…莫要像…”

    也许是胡黔的年龄到了更年期,她这一开口就如同竹筒倒豆子,话匣子一打开可就不好收了。

    胡芬一看这形式不对,正想找岚帮忙,却是发现他早已经睡眼朦胧,就差没打起鼾来,心里更是不爽。

    不过她也是冰雪聪明之妖,她知道她们一路跟着蛋生到底所为何事。

    “娘亲,芬儿知晓了,那小子手上滇濎书才是重中之重,还请娘亲待此事过后,在教训芬儿也不迟。”

    胡芬说着头埋得很低。

    “嗯,那你…”

    “呼~嘘~”

    胡黔一看胡芬这个样子,她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不过她正想开口,一阵阵鼾声却是清晰非常的传入她的耳朵。

    “呼,真是气煞我也!”

    “娘亲,慢”

    “啪!”

    胡黔不用猜想就知道是谁在睡觉,还能睡得如此香甜,真是气的她火冒三丈,她扬起手来就想朝着胡岚的头上拍去。

    可是中途却被一双雪白的玉手阻拦,这一掌下去胡黔可是没留余力,只见那一双玉手上面直接就出现巴掌的红印。

    “娘亲,你也知大哥是如何模样,无需为他动怒,现在天书事重,娘亲还是快些说出决策。”

    胡芬硬受了这一下,心里也是叫苦不迭,眼里的泪总感觉拦不住的想要往下掉,可是她知道只要现在受一些苦,那么以后滇濔绝对更香。

    胡黔看着胡芬强忍着泪意,捂着手,但是嘴上却没有半点叫苦的话,再看胡岚依旧是睡得香甜无比,鼾声还逐渐大起来。

    [唉,家门不幸啊,我家难道就没有顶天立地的儿郎么?]

    “芬儿,这些金疮药你拿着,敷一敷,过几天就好了,然后我这个计划是…到时候…我与岚儿…”

    胡黔从衣服里拿出一包东西交到胡芬手里,把具体的计划也给胡芬交代清楚,然后转身就在胡岚的头上狠敲了一下。

    “胡岚,起来!”

    “哎呦,谁敲我,不知道本大爷”

    胡岚被人吵醒了美梦,还正想发火,不过却是看见母亲那茵沉的脸,一瞬间成了霜打的茄子似的,耷拉着脑袋,不敢再言语半个字。

    “胡岚,你听着,等会芬儿去那边…如此…如此…你可明白?”

    “明…明白!”

    胡岚虽然听完胡黔的话,还是一脸雾水,但是看着母亲茵沉的脸,他只能是硬着头皮说明白。

    “唉”

    胡黔看着胡岚那副蔫趴趴的样子,忍不住的长叹一口气。

    胡黔注视着天空中有一片漆黑无比的乌云正好在此时运动到月亮下边,这一下使原本就漆黑的夜晚,变得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胡黔看着这样的景銫,眯了一下眼睛。

    “真是天助我也,我们走!”

    胡黔一声令下,她们三妖就猫着腰,朝着蛋生的亭子走去。

    再说蛋生这一边,他点起蜡烛以后,借着烛光翻阅起天书,不曾想在他捧起天书的那一刻,他的心思就已经沉入书中。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三只狡猾的狐狸鏡已经猫到了凉亭周围。

    胡黔看着蛋生入神的样子,知道机会难得所以她鼓起肚子吹向那支蜡烛,只是令她惊奇的是她这一吹却是没能把蜡烛吹灭。

    反而是惊动了蛋生。

    蛋生本来看书非常入迷,却是发现烛光有些摇曳,所以他腾出手来把蜡烛扶好,然后又继续拿起天书来看。

    丝毫没能察觉到危险。

    胡黔一看蛋生的动作,忍不住的在心里大笑。

    然后她转头给胡芬胡岚做出几个动作。

    胡芬心领神会,也跟着做了几个动作表示知道,就胡岚看着胡黔的动作一脸懵苾。

    胡黔一看胡岚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跟着我!”

    她压低声音在胡岚耳朵边说到。

    胡岚连忙点头表示知道了。

    “救命~救命~”

    一声声凄厉的叫声从远处出现,给这本就黑暗的夜晚笼上了恐怖的面纱。

    蛋生原本沉浸在天书的神奇里无法自拔,但是这一声声凄厉的呼救声,却是让他的心情更是着急,他的善良战胜了学习的*。

    他没有多想,朝着声源地就跑,连天书如此贵重的东西都没有收好,还是摆在桌子上。

    虽然蛋生涉世未深,但是他的直觉却是异于常人,所以他还没跑多远,心里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劲。

    “什么人!”

    然后他回头看了一眼,却是发现有几个人影打倒了他的蜡烛,正转身逃跑。

    只待蛋生叫出这句话,扑回凉亭的时候,哪还有人的影子。

    “天书呢?”

    等他嫫了嫫石桌,才发现石桌上是空空如也。

    这一下蛋生是懊悔不已,知道自己是被坑了可惜为时已晚。

    不过,他回想起来自己看到的背影有些熟悉,似乎是自己白天遇到的那一伙骗子!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