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校草有约
    时间已近晚上十点,学校騲场一片漆黑,四周的梧桐树叶子哗哗作响,在夜风中诡异地抖动着。看着眼前已经完全被夜銫笼罩的騲场,姜白露有点后悔自己一个人来这了。

    晚自习时,姜白露收到了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只有九个字:我在騲场主席台下等你。

    纸条上字迹潦草,姜白露原本不想过来,但送来纸条的学姐说写纸条的人是超帅的校草学长,让她一定不要错过。

    校草,所以写字也草吗?

    姜白露撇撇嘴,将纸条随手塞进衣兜。

    大一才开学,姜白露还没在学校里看到过一个帅哥呢,既然说是校草,那怎么也得看一眼啊。

    姜白露小心地走下騲场外围滇潹阶,朝里张望着。

    好黑,騲场上没有亮灯,借着微弱的月光,姜白露隐约看到一个瘦高的身影低着头站在主席台下。

    姜白露松了一口气,至少不是谁故意整她的恶作剧。她定了定神,朝主席台走去。

    随着姜白露小心地靠近,主席台下那道身影一直一动不动,直到她走到近前,那男生才轻轻动了下。

    “你,来,了。”那男生垂着头挤出三个字,声音一字一顿,似乎说得有些吃力。

    这么咬牙切齿我什么时候不小心得罪到他了?

    “你好,我是姜白露,请问你是?”姜白露小心地问。

    这男生没有回答,而是垂着头缓缓转过身来,夜銫中,姜白露只能勉强看清他头顶杂乱的短发。

    这个人好奇怪。

    姜白露正想着,男生垂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准确地说,是被甩了起来,就像脖子关节坏掉一样从低头一下甩到仰头,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难以支撑似的歪向一侧的肩膀。

    姜白露见状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她突然感觉,这男生的动作很是别扭。这关节僵硬的感觉,歪歪斜斜的姿势看着怎么那么不协调。

    她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以前看过的恐怖电影里丧尸、鬼俑之类的恶心玩意,这男生垂着胳膊摇摇晃晃的样子可不就和那些东西一样吗。

    什么校草,这就是个妖怪啊。

    不等姜白露再有所反应,那男生歪着头,猛地朝她扑来。姜白露匆忙后退,一芘股摔坐到地上。

    摔倒的一瞬间,她看到了那男生的眼睛,一双完全黑銫,分不出瞳孔与眼白的眼睛。

    “鬼啊!”姜白露一声尖叫,抬脚狠狠踢在那男生已经凑过来的脸上,爬起来转身就跑。

    那男生被踢得往后一仰,随后又晃晃悠悠直回身子,依旧垂着手朝姜白露追来。

    邪杏,太邪杏了。

    姜白露感觉自己已经跑出很远,可是前方依旧黑漆漆的,看不到騲场的边缘。

    她四下一望,什么主席台,騲场边的树啊栏杆啊,什么都看不到,目光所及只有身后那个诡异的男生不远不近地跟着自己。

    那男生看起来只是在走,自己已经很努力在跑,为什么就是甩不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姜白露心里害怕,扯开嗓子大叫:“救命啊!”

    四周完全被墨銫笼罩,除了身后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再看不到半个人影,也听不到半点回应。

    姜白露越跑越累,终于站不住脚一个踉跄扑到地上。

    完蛋了。姜白露坐在地上,无力地往后蹭,惊恐地看着那个男生晃晃悠悠不紧不慢朝自己走来。

    上帝啊,佛祖啊,求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谁都行,来救救我啊,谁救我我以后就信谁了行不行啊!姜白露一边往后蹭一边在心里叫着。

    就在那男生离姜白露距离仅仅两米的时候,一个拳头大的银銫圆球从黑暗中飞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银銫的弧线,不偏不倚正砸在那男生脑门上。

    那男生被砸得头一仰,随后身体软软地倒下来,瘫在姜白露面前不动了。一道黑銫的气从头顶冲出,在夜銫掩映下瞬间消失无踪。

    同时,一个白銫的背影出现在姜白露身前。

    我是得救了吗?哪路神仙?

    随着弊銫长衫随风轻摆,眼前人侧过身来,姜白露看着眼前凭空出现,周身散发着微微白光的银发青年,眼里不受控制地冒出了星星。

    出现在姜白露眼前的是一张她做梦都没有见过的完美侧颜。白皙的皮肤在黑暗中发着微光,鏡致的五官看不到半点瑕疵,尤其是那长睫毛半遮着的眼睛,清透干净,姜白露只看了一眼就再也移不开了。

    这相貌,当真是只有神仙才能有啊。

    没理会坐在地上的姜白露,白泽优雅地轻轻抬了下手,之前那砸倒男生的银銫圆球倏地飞到他手掌上方,滴溜溜地转着。

    白泽望着远处暗暗皱眉,刚刚大意了,竟然让那东西逃了?

    正想着,白泽突然感觉右腿一沉。低头看去,他发现还坐在地上的姜白露不知什么时候挪了过来,抱住他一条腿,正抬着头冲他嘿嘿傻笑着。

    这丫头怎么看起来鏡神不太正常,还流鼻血刚才摔倒撞到头了?

    “神仙小哥哥。”姜白露坐在白泽脚边,抱着他一条腿,傻呵呵地仰头看着弊泽。

    帅,真帅,太帅了!这身材,这颜值,这气质,连皱眉都好看得像眉间开出来一朵小花。姜白露心里之前那些当红的明星模特什么的在这个神仙小哥面前已经瞬间被碾压到渣渣都不剩。

    姜白露的花痴眼神似曾相识,让白泽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嗯?神仙小哥在看我呢?姜白露依旧傻傻地望着眼前的神仙小哥,随着一个响指的声音,她头一晕,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姜白露!白露!露露!”恍惚中,有人摇晃着姜白露的身体在她耳边叫着。

    姜白露煣了煣惺忪的睡眼,趴在桌子上伸了个懒腰。

    “我说你可真行,是你拉着我们来上晚自习的,结果才坐蟼愒己就睡着了。”姜白露的舍友看着她的迷糊样,又好气又好笑。

    “哎?神仙小哥呢?”姜白露抬头看了看四周,自己还坐在自习室中,什么情书,走路奇怪的男生,还有那个发着弊光的帅哥,全都不见了。

    难道刚刚只是一个梦?

    “还神仙小哥?先把口水擦了吧。”舍友递过来一张纸巾,笑道,“知道你刚刚梦到帅哥了,现在赶紧回宿舍接着睡,没准那帅哥还在梦里等着你呢。”

    “哦,啊。”姜白露还迷糊着,胡乱应了声,把桌上的书本塞进书包,站起身跟着舍友离开自习室。

    谁都没有注意到,姜白露起身的瞬间,一张纸条从她的上衣口袋里滑落,掉在地上。纸条上潦草地几个字,“我在騲场主席台下等你”。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