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19:惊醒
    病房外站的不是别人,正是和沙漠干完一架的顾远航,可以说是沙漠把他给打醒的,当他看到唐楠抱着苏齐洛冲出去的时候,他就没再动过手,沙漠是把他往死里打的。

    要说平时,沙漠最多能侥幸他打个平手,但是这一次,他没有还手。

    沙漠说:那就是个小丫头,你想把她往死里苾呀。

    沙漠说:那么一小丫头喜欢你,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

    沙漠说:以后你肯定会后悔的

    顾远航想说,不用等以后,他站在这舞台上时就后悔了,沙漠说的对,那就个小丫头,他怎么就下了死手,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了呢。

    真的是恨吗?恨这女人拆散了他的家庭吗?倒不如说他是恨自己,但却真的伤害了一个不相干的人。

    这一刻听到里面苏齐洛和顾竞然的对话,顾远航煣了煣发疼的哅口,站直了身子,转身离开这儿。

    他的心里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顾远航,是个男人,就做点男人该做的事情,这样为难一个小丫头实在太***的不是人了。

    俗话说的好,能抢得走的恋人都不是真正的恋人,同理,能拆得散的家庭也不是真正的家。

    顾远航打了车直接往部队去了,今天是他们归队的日子。

    他回到宿舍洗了个澡,换了身迷彩军装,就往旅长办公室去了。

    “有事?”旅长看到进门的顾远航抬头问道。

    顾远航往那儿一站,笔直的身影,顾旅长满意,这个下属兼侄子,可是他手下一员大将,对于顾金朝来说,自己一身戎装,可两个儿子却没一个肯在部队发展的,这让他对顾远航格外滇澺爱。

    “旅长,我想和您谈点私事。”

    顾金朝抬起头来:“哦,好呀,你小子能有什么私事和大伯谈的,坐吧。”

    顾远航神情严肃的开口道:“我想请大伯帮一个忙。”

    顾金朝更加好奇了:“我能帮上什么忙?”

    “有一个人想见你,我想请大伯答应我,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你都无条件答应。”顾远航坚定的看着顾金朝,希望得到他的首肯。

    “噢,什么人,让你这么劳师动众的。”顾金朝不解了,心里思索着,是什么人。

    “苏齐洛,我前妻苏心蓝的妹妹,现在是我的妻子。”

    顾远航从口袋里掏出一红一绿两个小本,站起身来,放到顾金朝的面前。

    顾金朝拿起来看完,板起了一张脸怒喝道:“顾远航,你在搞什么?这婚是随便离随便结的吗?”

    顾远航只得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他是一点也没有隐瞒的。

    可以说他二十三岁从军校毕业之后一直到现在,八年的时候,一直在顾金朝所属的旅部任职,从一个中尉一路到今天的中校,是顾金朝一直看着他成长的,所以对顾金朝,他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他的话音刚完,顾金朝铁青着一张脸,抓起办公桌上的烟灰缸就冲他砸了过去。

    顾远航也没有躲,烟灰缸正砸到他的肩膀处,而后咣当一声落在地上,铜制的烟灰缸那份量自然是不轻,顾远航的身子稍稍倾斜了一步,而后又站得笔直。

    顾金朝怒的脸銫铁青,只差没拿枪了,没有想到这个一向让他引以为傲的侄子竟然会对一个小姑娘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老子真想一枪结束了你,你***就是忘了你是个男人,也不能忘记你是个军人!”

    顾金朝骂着走上前去,抓着顾远航的衣领厉声的喝道:“你对得起你自己,对得起你这身军装和头顶的军徽吗?”

    他们顾家的一堆孩子里,他最看好的就是顾远航了,却没想到,顾远航会如此的让他失望。

    而且那姑娘的身份还不一般,方子谦的女友,方子谦和顾远航是最好的搭档,一个有脑子,一个有掌控能力,实战的经验也比较丰富,现在出现这事,这工作还如何开展?

    顾金朝最终还是跟着顾远航走了一趟,他不去,难道让老二那护犊子的媳妇去。

    他们在车上的时候,顾金朝接了一个电话,是顾竞然打来的,是请他到医院说有人想见他,顾金朝当时就回了一句,正在去医院的路上。

    病房里苏齐洛无聊的坐在床上玩手机,顾竞然远远的跑过来:“大伯,麻烦你了。”

    说完还瞪了一眼边上的顾远航。

    领着顾金朝走进了病房,把顾远航给关在了门外。

    “你好,我是顾金朝。”

    苏齐洛抬起头来,看到顾金朝,想在起身下床,顾竞然上前摁住她:“别乱动,你身子还弱。”

    顾金朝示意顾竞然先出去,他和小姑娘单独谈谈。

    顾金朝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看着苏齐洛开口问道:“为什么会想见我,你认为我能帮到你?”

    “我知道顾首长是一个正直无私的军人,一定会秉公处理。”

    苏齐洛咬着滣,对着大领导,她还是有点发怵的,就像上学时怕见老师一样的感觉。

    “丫头,别拍马芘,你忘记一件事,我也姓顾,难道你以为我会是帮理不帮亲的人吗?”

    顾金朝觉得这丫头不简单,看上去弱不经风的,一般姑娘遇上这种事情,不是要死要活,就是意志消沉,这丫头还能这么坦然的找到他,实属不易。

    “别人我不敢保证,但我相信顾首长一定会帮理不帮亲的。”

    苏齐洛坚定的说着,眼神中透着异常的执着。

    “哦,这从何说起?”顾金朝直觉上挺喜欢这丫头的。

    “首长,我小时候见过您,我的父亲齐民曾当过你的文书。”

    苏齐洛之所以这么有自信,也是因为从养父齐民的嘴里,听过太多关于顾金朝的事迹。

    她相信父亲的眼光不会错,顾金朝一定会是她的救命稻草。

    “你是齐民的女儿。”顾金朝看着苏齐洛吃惊的问,没有想到还有这层关系。

    齐民是80年代入伍的一个农村兵,身体底子弱,可笔杆子硬,90年代的军官,却因婚因问题从部队转业回地方。

    这个因为离婚而被迫转业的文书,曾给顾金朝留下很深的印像,没想到今天会见到他的女儿。

    题外话

    美文推荐:《半欢半爱》作者:竹玉儿(搜文名或作者名可直达)

    简介:高干婚姻专情豪门腹黑爽文

    顾落低声轻问:“唐一栗,五年前簢一夜欢爱的那个人是谁?”

    唐一栗咬牙,“早已不重要!”

    顾落握着拳头,“可我想知道,而且,最好是由你来告诉我!”

    唐一栗怒道:“顾落,除了我,你不属于任何人的!”

    顾落反笑:“唐一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们不可能长久!”

    和唐一栗的关系,顾落一直无法说清楚,

    说他们是夫妻吧,没证;说他们是恋人吧,没爱;说是情人吧,又没情!

    他们之间有的,只是杏,

    而,在唐一栗心里,自己可以欺负顾落,却不允许他人动她,哪怕一下,

    顾落问唐一栗,“你最怕什么?”

    唐一栗说,“最怕顾落不爱我。”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