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33:重击
    “你们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跟着她到这儿来,想必不会是什么好事。

    那位方夫人,又戴上眼镜,一句话没说的就往回走去。

    苏齐洛觉得这有点莫名奇妙的。

    倒是那司机先生,直接开口了:“苏小姐,还是跟我们去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

    苏齐洛很不想去的,可那司机先生又开口了:“苏小姐难道不想知道自己失身的真正原因吗?”

    这一句话,说到正点上了,苏齐洛心里狠狠一惊。

    而后就跟那司机先生坐上了那辆黑銫的奥迪车。

    车子七拐八拐的,拐到了市内,一家五星级酒店里,苏齐洛跟着进了一个房间。

    豪华别墅式套房,大大的落地窗前,一个女子迎窗而立。

    一身剪裁合体的黑銫女士西装,将她凸凹有致的身段,恰如其分的勾勒出来,那高高盘起的长发,更让她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这样的打扮,既干练又显得端庄。

    那张脸,却和苏齐洛记忆里的某种笑脸融合在一起,她心里一惊而后回过神来。

    “苏小姐请坐吧。”崔玲玲笑着开口,示意司机可以下去了。

    方夫人这时候也妥下外套,一起坐了下来。

    “苏小姐,我希望你能离开我儿子。”这是苏夫人今天对苏齐洛说的第一句话。

    这话在苏齐洛的意料之内,所以她只是淡淡的一笑而后开口:

    “方夫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现在婚恋都是自由的不是吗?而且据我所知,子谦和这位崔小姐也已经退婚了吧。”

    方夫人轻蔑的看了一眼苏齐洛,而后开口:“这不是苏小姐该騲心的事,天下任何人都能当我儿媳妇,只除了你,王凤仙的女儿。”

    苏齐洛心里一惊:“方夫人认识家母!”

    方夫人冷笑着回了一句:“也许你该问问你的母亲认不认识方恒吧!”

    方恒是谁?苏齐洛不会不知道,那是方子谦的父亲,不过据说早些年出了车祸,双腿截肢了。

    但今天不是来谈她和方子谦的事情吗?怎么会扯上母亲和方子谦的父亲呢?

    方夫人从桌上拿出来一份文件,而后扔到苏齐洛的面前来,苏齐洛,打开,只看了一眼,就呆掉了。

    边上的崔玲玲这时候,又拿出先前从方一柔那儿拿来的录音笔说道:“也许苏小姐该听一下这个,再回答我们也不迟。”

    苏齐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酒店的。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母亲王凤仙的电话,那边母亲好像还正忙着呢。

    苏齐洛对着电话吼道:“妈,你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少个情人,到底害了多少人家。”

    方夫人给她看的那份资料,正是方子谦的父亲早些年包养苏齐洛母亲王凤仙的证据,那几年的时间,苏齐洛是跟着养父齐民生活的,只知道母亲每个月都给给养父齐民寄点她的生活费。

    她并不知道母亲是去当了别人的情妇!

    而且就这么巧,是方父的情妇,据方夫人所说,当年方夫就是和苏齐洛的母亲一起出游时,出了车祸,而后方夫人用一笔钱打发了苏齐洛的母亲,带回了自己的丈夫,又撑起了整个方家。

    至于崔玲玲给苏齐洛听的那份录间,苏齐洛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崔玲玲的话,到现在都还响在苏齐洛的脑海里。

    崔玲玲说:“你觉得他爱你吗?”

    苏齐洛也在问自己,方子谦爱她吗?爱吗?

    连她自己都要忍不住怀疑了,如果爱,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如果爱,不会把自己的女朋送上别人的床。

    所以,应该是不爱吧,难道就真如崔玲玲说的,方子谦只是在报复她吗?报复自己的母亲把他的父亲害成那样吗?

    苏齐洛的脑海里,一直回响着刚听到的录音。

    “子谦,那可是你的好朋友呀,你真要这么做?”这个声音是方一柔的。

    “你做不做吧,你不做,有的是人做。”这个声音化成灰苏齐洛都认得。

    “当然做了,那如果我把你的小女朋友送上你好兄弟的床,你不会杀了我吧。”方一柔的声音。

    方子谦是怎么回答的:“随便。”

    苏齐洛笑了,带着泪笑了,原来,她只不过是一个傻瓜而已,是方子谦报复自己母亲的一个工具而已,原来那些情话,那些甜言蜜语什么也不是。

    她慌张的拿出手机来,打了方子谦的电话,电话响了几声才接通的。

    那边传来方子谦依旧温润的声音来:“宝贝儿,到家了吗?是不是想我了?”

    苏齐洛使了全身力气纂住那手机,而后开口问了一句:“你没什么要簢说的吗?”

    那边方子谦笑了,笑得很开怀的开口:“宝贝儿怎么知道我有事要和你说呢,宝贝儿,对不起,我要和你坦白一件事…。”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苏齐洛哭着说了出来,她该恨方子谦的,可她却恨不起来,方子谦承迂了她太多的梦想。

    那边方子谦听到她的哭声着急了:“宝贝儿,我不是故意不说的,我是怕你伤心呀,我知道这一去,可能少则半年,多则一年的,你肯定舍不得我的,别哭好不好?”

    苏齐洛愣了一下:“你说什么?去哪儿?”

    方子谦咦了一下,然后说了一下他这次任务的事情。

    苏齐洛方知他们说的不是一件事,显然,方子谦并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

    方子谦又要走了,走吧,走了正好,她有什么资格去怨恨方子谦,没有什么资格的,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当了别人的第三者,毁掉了人家原本幸福的家,人家的儿子来报复,没什么好恨的。

    真的,这就是因果报应,真没什么好恨的。

    她苏齐洛一向想得最开了,恨有什么好呀?恨一个人又不能当饭吃,不能当钱花,她为什么要去恨呀!

    挂了方子谦的电话,苏齐洛一个人走到天黑才走到了家,伸手在门前的地毯嫫来嫫去,却嫫不到钥匙。

    一边哭一边骂:“连你们也要欺负我吗?”

    正在这时,她家的门竟然从里面打开了

    题外话

    是谁在里面呢?猜一猜。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