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34:喝酒
    苏齐洛惊了一下,本来就蹲着的身子,这么一站起来,还有点眩晕,还好开门的顾远航及时拉了她一把。

    苏齐洛任他拉着进了屋子。

    “你的手机关机了。”顾远航似乎在解释着什么。

    苏齐洛也不吱声,就一个劲的抺眼泪,顾远航皱着眉头,黑着一张脸,觉得这女人真是烦,没事哭什么呀,让人瞎騲心。

    是方子谦给他打的电话,说是苏齐洛知道他要出任务了,哭得稀里哗啦的,后来手机就关机了,怕苏齐洛出事,问苏齐洛去医院了没有。

    方子谦那边走不开,于是顾远航就说让人帮忙找找吧。

    他能找谁帮忙找呀,无外乎白晓沙漠等人,可他却不想让他们帮忙找。

    他记得苏齐洛住的地址,所以就换下病号服,打了车过来了。

    他在这屋子坐了很长时间,光是烟头就在地上扔了七八个了。

    “喂,你哭个什么劲呀,方子很担心你,你把手机冲上电,给他回个电话。”顾远航受不住这女人一直的哭。

    苏齐洛让他这不耐的语气,也给惹火了:“我哭我的,关你毛事呀,他担心我,他担心我怎么不自己过来找我呢!”

    顾远航愣了一下,竟然老实滇濇方子谦解释:“他晚上有活动,走不开的,你是军人的家属,该理解的。”

    理解,理解个芘!

    苏齐洛看着顾远航,她不知道顾远航要是知道他最好的兄弟设计了他,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以顾远航的狠冽,会不会冲去杀了方子谦。

    “顾远航,你怎么不去出这个任务,听说是高升呢,你没升吗?”

    顾远航的眼神暗了暗,眉头又拢成了川字型:“这和你有关系吗?”

    苏齐洛想了想,对哟,和自己又没有什么关系,她在这儿騲心个毛线呀!

    不过看到顾远航这样,她突然很想知道一件事事:“顾远航,你没有高升,和你离婚有关系吗?”

    早些年的时候,她听说过军人的婚姻要是出问题了,会对前途有影响的,她的养父齐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近几年,据她所知,是没有什么影响了的。

    顾远航怒瞪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反倒拿过她的包,拿出手机来,然后随眼一扫,就从床头一个小桌上,拿过冲电器,把手机冲上电。

    而后交待道:“一会开机,给方子回个电话,别让他担心,他快出作任务了,不管有什么事,都不要让他分心。”

    苏齐洛看着顾远航,心里冷哼着,顾远航个大傻冒,你倒是好心,尼濎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得帮人数钱呢!

    这么一想她就乐了:“顾远航,你真是个大傻X”

    顾远航几时被人这么骂过了,当时就火了,手一伸就要把苏齐洛给拎起来的,凑近了之后才发现这丫头身上一股子酒味。

    “你喝酒了!”

    苏齐洛傻笑着答:“是呀,我酒了。”

    可是她根本就没有喝醉的,她走到小区附近的小超市买的,两灌啤酒而已,一边喝一边骂方子谦,根本就没醉的。

    都说醉酒的人是最清醒的,没醉的人也有借酒装疯的,苏齐洛这明显就是借酒胡闹的。

    “顾远航,你说你多傻冒呀,你比我还失败知道不?”

    苏齐洛心里就是这么想的,顾远航比她可怜多了,可人家顾远航都没哭,她哭什么呀!

    顾远航本来大可以转身就走的,可苏齐洛这样,他保不准这丫头一会不会再跑出去。

    所以就扯了她去厕所,大手往她嗓子眼那么一掏,苏齐洛呕呕的就吐了起来。

    晚饭根本就没有吃什么东西的,就喝了两罐啤酒,现在好了,也让顾远航给抠吐了。

    苏齐洛吐的酸水都要出来了,鼻涕眼泪全都在脸上,那样子别提有多狼狈了。

    “***的,姓顾的,老子是撬你家祖坟了,还是挖你墙角了,你犯得着这么对我吗?你说你犯得着这么欺负我吗?我清清白白一黄花大闺女就让你这么给糟蹋了,我找谁哭去,你还冲我发火!”

    苏齐洛是前仇旧恨全上来了,抓着东西就往顾远航身上砸去,脚下一滑,一个踉跄主,就摔到在她刚吐滇澆东西上了。

    顾远航眼明手快的,本想捞她一把,可已经来不及了,只得一个转身,就抱住了她,两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不过苏齐洛幸运多了,有顾远航给垫底呀,顾远航那张脸这次不光是黑的了,都怒成紫红銫了一样,眼神要能杀人的话,苏齐洛早死八百次了。

    “起来!”

    苏齐洛刚还以为肯定要摔到呢,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个人肉垫子,不过想到顾远航身下那滩呕吐物,她就麻溜的从顾远航身上爬起来了。

    这卫生间本来就小,顾远航这一摔到,几乎就占了全部的空间,所以苏齐洛站地上时,不免又把顾远航的小腿给踩了一脚。

    “靠!”顾远航疼的咬牙咧嘴的,脑袋直犯晕,心里犯恶心,身上那一滩污秽,暗骂句,真TMN的倒霉!

    撑着身子站起来时,往外一看,那小丫头倒也利索,直接往床上一躺,装睡去了。

    顾远航觉得脏死了,这屋子里这么大味,这丫头就能睡得着。

    你说吧,他也是犯贱,你开门走你的,人家屋时有味,关你什么事呀,可他偏偏的动起手来,上衣是没法要了,所以就妥掉,光着个膀子,把放服丢在盆子里,而后拿水管把这卫生间给冲了一下,又拿拖把给拖干了。

    这才走出屋来,站在镜子前看了一眼,伤口还好没渗血,不幸中的万幸了。

    苏齐洛的手机在响,她伸手去拿,看到是方子谦的电话,就摁掉,然后再打来,她再摁掉。

    最后是一条短信:宝贝儿,别生气,一会活动结束我去找你。

    苏齐洛心里犯别扭,和方子谦撕破脸,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还是装作没那回事,继续笑脸相迎,她发现不管是那种,她都没有办法面对。

    顾远航把自己的衣服洗完后,皱着眉头,他总不能光着彬子这么走出去吧!

    没想到苏齐洛却来了一句:“顾远航你别走了。”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