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59:一百五十九
    话说,顾清妍之所以厚着脸皮从疗养院直接回了家,也是因为有叶恋果在边上的劝说。

    顾清妍在没有任何朋友跟谋士的时候,这叶恋果就如从天而降的神兵一般,成了她的盟友,给她出谋划策,给她安慰和关怀,才让她敢这么大胆的回到了顾家。

    叶恋果说肯顾母肯定是舍不得她的,果真没有错,顾清妍知道母亲有多疼他们,到底是养了二十多年,就是没有血缘关系又如何,她还是得到了母亲的原谅不是吗?只要加以时日,她一定可以让母亲改变对她的那些不好的看法的。

    再慢慢的就能感化母亲,再到最后有一天,哥哥能爱上她,顾清妍每天都在做这个美梦,这个梦的确很美,很美

    “清妍呀,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呢?”顾母刚好上楼来,就听到方才顾清妍有说顾惜,所以緡了起来。

    “妈妈,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是不是觉得真的如嫂子说的那样,我想害死您,所以才讨厌我了是吗?”

    顾清妍看着顾母进门直接的问了出来,以前顾母可不会这样不经她的同意就直接的进门,不知为何,顾清妍再次回到顾家,总觉得顾母对她好像总是一种监视的状态,像这样不经允许进门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顾母尴尬的看了她一眼:“那有的事,你多想了,妈妈是刚才正好找你有事,听到你说顾惜还以为是清萍给你打电话了呢。”

    顾清妍心底冷笑,她那个姐姐现在看到她就跟有仇人一样的,那还会给她打电话,顾母这明显就是找借口的,只是她不解顾母如果不喜欢她了,或是讨厌她了,大可以不让她进家门,但顾母却对她回到顾家来没有一点反对的意见,犹记得当初说要回来住的时候,顾母也只是笑着说了句:“回来也好。”

    那个意思不就是欢迎她回来的吗?但为什么现在会是这样子呢?

    “没有,是苏心蓝给我打的电话,说是她见到顾惜了,打电话是感谢我一直那么照顾惜惜,说惜惜一直说我对她好。妈妈,听苏心蓝说那话,好像是新嫂子带顾惜见苏心蓝的。”顾清妍张嘴就来的话,一开口说的就是这样的话。

    顾清妍这话听在了顾母这儿,当下就变了个味,顾母倒也是能沉得住气的人,神銫未变分毫的开了口:“清妍呀,有句老话叫得绕人时且绕人呀。”

    丢下这么一句话,顾母倒是转身离开了房间,到了房门口时又回头:“还有,苏齐洛忆经跟你哥离婚了,也只能算是你前任嫂子而已。”

    顾母下楼后,独留下了顾清妍一个人在房间里,久久不能回神,顾母那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告诉她苏齐洛跟她哥离婚的事情,是滇濁醒着她什么吗?

    好纠结,如此以来,叶恋果的存在,就成了顾清妍最好的慰籍。

    拿出手机来就跟叶恋果打了电话:“姐,你知道吗?今天”

    顾清妍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叶恋果,电话那边的叶恋果一边听着一边冷笑着,不过却还是耐心滇濤着顾清妍讲话。

    “没事,我估计伯母的意思是提醒你,不要做滇潾过份,清妍呀,你真的不用那么在意苏齐洛的,就是顾远航喜欢她又怎么样,你也说了,她那么水杏扬花的,没有必要在意的,再说了,他们现在也离婚了,你要做的就是让伯母喜欢你,能接受你从女儿变成儿媳妇就可以了”叶恋果劝了顾清妍得有小半小时,终于把顾清妍给哄的迷三倒四的。

    顾清妍挂了电话后,心里美滋滋的,现在就是想着叶恋果的问题,她如何才能从女儿的身份转变成儿媳妇的身份,名份她可以不在意,但却在意顾家人滇潿度,特别是顾母的,如果顾母能接受她的这个身份的转变,那脺鳙来在顾远航出任务归来后,那必定事半功倍的。

    这么一想,她这心里就斗志满洋的,鏡气神也全涌了上来。

    再说那边的叶恋果,挂了电话后,狠狠的呸了一声,然后又拿起电话来:“恩,移民公司吗?我是叶恋果,你们上次说的可以移民到Y国的那个团购的,现在还有吗?恩,钱没问题,好,我尽快把钱给你们划过去,一个月恩,一个月没问题”

    叶恋果已经找了退路,父母从医院里退了之后因嫌丢人,所以双双移民到国外,唯独留下她在国内。

    现在的她,可以说有家跟无家没有什么区别,如今报复完了顾家,她也得给自己留条活路才是,她早早的就想移民了,可是却是不甘心的,这顾家得她成了现在这般需要往国外跑才能落得一个平静的时候,如果有这么一个机会眼前,她为什么不报复下顾家的人呢。

    但她也知道,如果让顾家的人,特别是顾远航知道是她在背后给顾清妍出谋划策的话,那将来不定怎么收拾她呢,所以移民是她最好的退路。

    顾清妍呀顾清妍,你的死期也是不远了,叶恋果在心里这么的想着,嘴角扬起了诡异的笑容。

    没一会儿,顾清妍的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是叶恋果发来的,说是管顾清妍借点钱。

    叶恋果现在真的没有什么钱的,她找的那家移民公司,收费相当的高,走什么内部条件,当初父母移民时就走的这间公司,短时间办理,但办下来光是佣金就要十多万,还要在Y国那边有存款数百万以上,如此以来,叶家就算不是太穷,在父母移民之后,留给叶恋果的也只有很少一点了。

    存款的事情,父母那边可以帮她搞定,但是这佣金的事情,她可是得自己搞定的。

    叶恋果说借钱是想开一家私立的诊所,说是有朋友请她入股的,只要十万就可以了,这样以后办什么事也方便许多。

    叶恋果的短信到了之后,顾清妍也是暗骂一声,就知道这叶恋果也不可能这么好心的帮她吧,果然是有所图的,不过这样的人用着才最放心不是吗?

    有所图,你就能抓得住控制她的最好的方法,这样一来,当然也就不怕她不会听你的话了,就如之前的齐洛是一样的。

    不就十万块钱,顾清妍当时就回了一个好字,答应下了这事。

    叶恋果拿着手机笑了,她是故意没有打电话的,顾清妍这人吧,就是太过自信了,以为自己什么都算的准准的,却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呀

    顾清妍带了顾惜回来,顾母也没有问什么,倒是顾惜直直的跑到顾清妍的跟前道:“姑姑,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你不要把妈妈变成丑八怪好不好?”

    顾清萍一听这话气坏了,看看吧,她就知道肯定是顾清妍教坏了顾惜的,果真没有错吧。

    顾清萍起呼呼的走上前去,二话不说,啪啪啪的给了顾清妍三个嘴巴子,打得顾清妍是眼冒金角,脸上也是红红的五指印子。

    “姐,你疯了”顾清妍捂脸惊叫道。

    顾清萍指着顾清妍的鼻子开始骂:“疯了?我看疯的人是你,是你顾清妍才是。”

    “清萍,怎么回事?”顾母赶紧走过来,抱起了顾惜,小娃儿又让家里这一团乱给吓了一大跳,顾母嗅澺的想着,也许真的该给小娃儿换个环境才是。

    “妈,你知道吗?我带顾惜去见妈妈,可是顾惜见到苏心蓝喊的第一句话是姑姑说话的果然没错,妈妈变成了丑八怪。”顾清萍都快气哭了,顾清妍怎么会是这样的人,为什么要这样,还像以前那样,大家好的不是很好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顾母也是倒抽一口冷气:“清妍,你怎么能这样教顾惜呢?”

    顾清妍委屈之极的抹眼泪,但,这会儿她的眼泪在顾家人眼里,已经全无效果了,除了厌烦梆无其它的感觉。

    “妈妈,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那样做的只是有一次陪顾惜看动画片那上面的小孩子不听话,这才说如果不听话的话,妈妈就会不见了,顾惜非得说妈妈会变丑八怪的,不是我说的。”顾清妍这样的解释着,可是她这样的说词这会儿在顾母跟前已经没有任何的说服力了。

    “好了,这样吧,清萍,你把顾惜送到你爷爷家吧,老爷子前天打电话来说是想重孙了,正好这几天我也有些不舒服,你一会就把顾惜送过去吧。”顾母这么吩咐着顾清萍,做出这个决定,她的面子上也是有些抹不开的,毕竟跟老大家的过节,可是有几十年了,这么一个决定就等于是让了步的。

    可是什么事情都是一样的,都得有人走出第一步不是吗?况且上一次,柳如烟也有带过顾惜的,所以,大家都各退一步,不是很好吗?

    话说上次顾母从老爷子家接回顾惜时,看到柳如烟时,真心的认输了,那个女人也是当了妈的人,跟她差不多的岁数,可是她却还是如年轻的时候那般不食人间烟火,摘谪仙一般的存在。

    也怪不得丈夫会心心念念了她几十年,顾母承认自己在这一点上绝对的输给了柳如烟。

    “妈妈,你不是不喜欢大伯母吗?怎么能把顾惜交给爷爷那边的,她一定会教坏顾惜的。”顾清妍惊叫着,顾惜可是她很重要的一颗棋子,也是花时费力最多的一颗棋子,怎么能让顾惜走了呢。

    顾母狠狠的剜一顾清妍:“清妍,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们都是一家人,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大伯母呢,你大概不知道吧,你住院的时候,你大伯母就带过惜惜的,还表示很喜欢我们家小惜惜,对不对呀小宝贝,”

    顾惜乐呵呵的点头:“对,还有小北哥哥”

    顾清萍一听这话扑哧一下的笑了出来,从母亲的怀里抱过顾惜道:“来宝贝,给姑姑说,这小北哥哥是谁让叫的。”

    小娃儿囧的回了句:“是小南哥哥说的。”

    顾清萍听了这话,嗷嗷的乱叫,直说顾亦南和顾亦北两兄弟矮了她一个辈分,她有两个大侄儿了,高兴的抱着顾惜上楼随便的拿了两套衣服就下楼要去老爷子家了。

    顾母是笑眯眯的送了顾惜和顾清萍出了家门的,回过脸来时,却是一脸的怒容:“清妍,你现在之所以还姓顾,那是我还念着咱们母女二十多年的份上,如果再让我发现你把顾惜当枪使的话,那么我想你只能不再姓顾了。”

    顾清妍的心里啪嗒一声脆响,先前的美梦,让顾母这一番话弄的一记蚌头喝,悉数没有了再做美梦的心思,脸也是青红交错的,恨不能挖个地逢进去算了。

    “妈妈,我没有”

    “”顾母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再讲话,转身要往房间走去。

    可是手却是让人拖住了,咚的一声闷响,转过身来,就见顾清妍跪倒了在地上:“妈妈,我错了,真的知道错了,你能给我一个悔改的机会吗?”

    顾清妍在这时候真的有点害怕了,她怕如果顾母真的把她赶出顾家的话,那她就什么也不是,连个姓氏都没有的。

    “清妍呀,也许是我错了,我以为做错事,只要改正了就是好孩子,可是我忘记了你们早已不是孩子,犯的错也不是小学生做错题,还有改正的机会,所以,可能真的是我错了。”顾母这么说着,而后拉了顾清妍起来。

    “起来吧,你可能也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吧,我给你讲讲他们的事情。”顾母跟顾清妍讲起她亲生父母的事情。

    可是讲的跟顾清妍知道的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这让顾清妍也是生了疑瀖之态。

    “不是他们替爸爸顶了罪吗?”顾清妍不自觉的问出了这话,问出来后,她就后悔了,可是这句话,顾母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清妍,你跟妈说实话,是不是有人给你这样的误导,所以你才觉得我们顾家欠了你的,这才一味的认为自己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应该的。”从顾清妍知道做DNA对比开始,顾母就觉得肯定有什么人提醒了顾清妍的,而顾清妍不是亲生的这一事件,就是连顾家的老爷子也是近几年才知道的,更不论说别人了,所以顾母不多想会不会是王家的人动的手脚。

    当年顾清妍的亲生父母双双落网之后,王家的人就搬离了W市,所以如果真是王家人,也无可厚非,毕竟事实的真相,也不是所有人以为的那样,如是真是王家人,顾母还是愿意跟他们解释一下当年的事情。

    “不,没有,没有”顾清妍想起了王姨的,这王姨就是那个米线店的老板娘,王姨说过,顾家的人肯定不愿意让别人提起这事来,所以这事一定要保密的。

    顾母也只是轻问了句是吗?就没再多说什么。

    顾清妍那天吃过晚饭后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跟顾母说有朋友约她出去玩,然后就出了门。

    顾清妍出了门之后就打了车,往学校的方向驶去,她需要好好的问一问王姨,为什么顾母说的和王姨说的不一样呢。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这边刚出了门,那边顾母也跟着出了门,目的的跟她的是一样,因为根本就是跟着她走的,好在顾母也是打的出租车,再加上顾清妍这心里有事忐忑不安的,所以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事的。

    这这顾清妍刚上了楼,那边顾母就跟上了楼,住的竟然是刘爱梅之前租住的那房子,顾母悄嫫的跟上了,这片的房子属于那种老楼,所以隔音效果并不太好,所以透过那扇木门,顾母听出那个女人的声音来。

    “王梅梅!”顾母大叫一声,一脚剔开了房门。

    “谢素芬,你怎么会在这儿?”王姨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顾母再看了看顾清妍,悲切的说道:“清妍,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出卖我。”

    顾清妍这会儿是崳哭无泪,她没有出卖王姨的,可是这会儿,那有她解释的机会,她如果说没有出卖,那不正是砸了顾母的脸面,这姓王的重要,还是顾母重要,顾清妍还是一清二楚的。

    “对不起王姨,我”

    “好了,你不用再说了,权当我白对你好了,但你记得,你的父母本可以不有坐牢的,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他们才坐了牢房的。”

    王梅梅指着顾母还是很痛恨的模样,顾母气的简直想直接的抽死这个王梅梅。

    顾母不喜欢家里有保姆这事,还要从这王梅梅的身上说起,王梅梅的确是顾清妍生母的好姐妹,却是打起了歪门邪道,那时候顾母怀着又身子,带着顾远航到随着顾父到了这W市,怀着身子要带儿子,还要照顾病中的婆婆,再加上要做家务,吃力之极,于是在清妍生母提议下,招了一个保姆在家里。

    这保姆正是王梅梅,话说这王梅梅本是一家小公司做职员的,可是瞅了好友嫁了一个公务员老公,生活也有滋有味的,就想着也找这么一个机会,但眼光又太高,相了多少都不满意。

    一次去在好友家见到顾父后,便暗恋于心中,这也是动了心思的,所以在得知顾家找保姆时,立马就让好友给帮了忙。

    进了顾家当保姆,得以天天见到那心里暗恋的对像,日子过的也算不错。

    但慢慢的顾母就发现了点苗头,起初顾釢釢也是不同意请保姆的。那时候请保姆的人家还不是很多,但却也流行起一句话,保姆保姆,保着保着就保上男主人的床了。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的,所以当下跟顾釢釢一商量,就辞掉这王梅梅。

    那知顾母还没有开口说辞掉王梅梅时,有一次顾父在外面应酬回来,喝的有点多了,回来时已是深夜,如果不是顾母一直担心丈夫没有回来,所以没有睡着的话,那晚上肯定能铸成大错。

    那一天,顾母听到开门声后,就起身,可是到底晚了一步,等她走到客厅时,看到的竟然是王梅梅跟顾父搞在了一起。

    虽然能看出是王梅梅强上的那种,顾父就像是睡死了一样的在地上一动不动,可是那样的画面之于顾母来说也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当天夜里就赶走了这王梅梅,从此之后,再也不请保姆,再忙再累,就是带着三个小娃儿时,顾母也是没有请保姆的意思。

    后来呢,这王梅梅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竟然听说了那检察院里有人养起了二釢,顾母听说了以后,还跟着猜过是谁呢,只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让自己赶出去的王梅梅。

    而这王梅梅做了谁的小三,自是不用说,当然是顾清妍生父的小三,过起了二釢的生活,这顾清妍的生母等于搬起了石头砸住自己的。

    现在,这王梅梅又把顾清妍当枪使,这得是多大的恨呀,真不知这女人这么变态是为何?

    “王梅梅,原来是你搞的鬼,你敢不敢跟清妍说,你是抢了谁的老公,又做了那些缺德的事情。”

    顾母恨的直咬牙,说起来这王梅梅也是极度可耻之人,当年顾清妍的生父生母之所以走投无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顾清妍的生父为这个女人收了别人的贿赂,而且这女人在事发之前,听到点风声之时就跑路了,最后还是顾清妍的生母陪着那负心的丈夫走到了最后。

    “我抢了又怎么样,我最想抢的不是没有抢到吗?可是谢素芬,你的心里会一直有个疙瘩吧,你碰你老公时,也会想过我差一点就碰到了不是吗?哈哈哈”王梅梅说着这些时,特别的解恨一般,哈哈大笑。

    为什么不解恨,她当年的杯具可全算得上是顾母造成的,她是当了好友老公的情妇,可这本是秘密,有一次被顾母瞧见后,没过多久,这事都传的沸沸扬扬的了。

    当年,顾清妍的生母为了挽回自己的婚姻,都已经答应撮合王梅梅跟单位一个跟顾清妍生父差不多职位的一个男人,但王梅梅做人二釢的事情曝光了之后,王梅梅想嫁个有正式工作的国家公务员的梦想破灭了。

    找工作自然也不好找,总是能见到以前的熟人时,也有人指指点点的,最后只得是背井离乡,漂泊了那么多年后,经历过多少个男人,都远远没对初恋对像顾父那么喜欢。

    于是在一次从新闻上见到过顾父之后,王梅梅那心中的恨意又让勾了出来,这才悄悄的潜入了B市,勾搭上了顾清妍。

    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让顾母看透的这一天。

    “清妍,你别听她胡说,这是她故意误导你的”王梅梅看到顾清妍疑瀖的眼神时,有点慌张了。

    顾母却是冷冷的开口“王梅梅,你最好别再有其它心思了,否则你一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王梅梅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我倒想看看有什么日子会不好过,只要你过的得一团乱,那么就是我的好日子。”

    顾母真想骂一句,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

    就在这时候,王梅梅却是塞给顾清妍一把水果刀:“杀了她,这样你就可以得到你哥哥了,再也不会有人反对你们在一起了”

    王梅梅的话犹如催命的鬼符那般,直接冲击着顾清妍的大脑,那把刀就在她的手中,真的只要一下,就能达成心愿了吗?再也不有人阻止她跟哥哥在一起,这是多么强烈的诱瀖呀。

    但

    “我来之前报警过了,我想这会儿警察应该已经在楼下了。”顾母这话犹如一当头蚌喝一般,直接的把顾清妍给砸醒了的。

    “素芬”门外有一男人的声音急急的传来,门也随之让踢了开来。

    顾母在讲那段往事之时,门外站在的顾父终于在这个关头站了出来,顾父怎么会在这儿,那是跟顾母差不多的,不同的是顾父这是刚到B市,没让助理送,自己打了车回家的,可是在小区门口看到妻子急匆匆的拦车,又跟车,他才也跟了上去的。

    真没有想到就那么巧遇上了这样的时候,也听到了多年前发生的那些,他并不知道的事情。

    顾父的确是不知道此事的,现在回想起来,好像也就从那时候开始,妻子就慢慢的冷淡了许多,原来竟然是这王梅梅坏了大事的。

    “爸爸”

    “金辉”

    顾清妍跟顾母同时惊叫出声,顾母的脸上也出现了些许的尴尬,这么久的过往这会儿还能扒出罍鞑,有点难为情的样子。

    “顾金辉,你到底还是来了,怎么样,你的妻子把你的家片是的一团乱不是吗?我早说过,她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王梅梅似乎对顾父的出现,没有太多吃惊一样,这王梅梅,顾父可是不陌生的,在H市,也见过几次,这女人总是似有若无滇濘逗暗示,好在自己够坚定没有上了这女人的当,却不知这女人竟然如此的蛇蝎心肠,做出这样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事情来。

    “咦,你这女人很是奇怪呢,我妻子合不合格关你什么事呀?”顾父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神情,只有顾母知道,他那微微眯起的双眸之中已写满了怒意,顾母有一种预感,这王梅梅死定了。

    “顾金辉,你看看你的妻子,再看看我,你后悔了吗?我比她年轻,我比她更适合你。”王梅梅脸皮也是够厚的,人家压根不甩她,她也是没有看出来的。

    “你”顾父一副若有所失的神情,王梅梅以为顾父在思考呢,于是走上前几步,还好她今天这也是正打算出门会友,打扮过了的,自认为徐娘半老,正吸引像顾金辉这样的老男人。

    “金辉,你不记得在H市的夜銫浪漫里吗?我们在那儿有过”王梅梅故意的这么说着,后半句故意的没有说出来,留给人无限的遐想。

    果然见到顾母变了脸銫,王梅梅似乎特别的高兴,咯咯的笑了起来

    顾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王梅梅:“哦,夜銫浪漫,你也去过那儿呀,你是谁呀?”

    王梅梅傻眼了,自己这名字也是极其好记的,这顾金辉在跟自己玩什么呢?

    “我是王梅梅呀,那一次,你跟XX图书的李总一块儿过去的,我给你们开的酒店记得吗?”

    顾父敛起了笑脸,这才正銫道:“当然记得了,王梅梅,夜銫浪漫的妈妈桑,卖肉卖不动了,在H市偷了最后一个客人几万块钱逃走的那个王梅梅吗?你难道不知道那个李总的小情人在外面偷玩染上了A字病,其实你当时不拿李总那几万块钱,李总也会补偿你这么多的,不过,你却是偷了,所以”

    这时候,楼下传来了警车的鸣笛声,顾父这才轻笑着接着说:“所以,你懂的。”

    王梅梅愕然之极,李总的小情人染了A,那么自己还跟过李总,那会不会也

    “不用担心,这种病是有潜伏期的,李总的潜伏期一年多才发现。”顾父仿若觉得这剂药下得还不够一般,又来这么一句,王梅梅的脸上立马血銫全无。

    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恐怖的事情了,染上了A字头的病,那么自己就离死不远了

    “顾金辉,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家中的黄脸婆呢,黄脸婆有什么好?”这是王梅梅心中的一块病,从年轻到中年,她跟不少的男人鬼混过,大多是已婚的男人,从来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如顾金辉这般就是妻子不在身边,也能过着清心寡崳的生活。

    “这个吗?”顾父说到这儿时,冲着王梅梅招了招手,那意思,你过来我就给你说。

    王梅梅也是傻了,多少次作梦都是这男人招手让自己过去,如今有这么一个机会,明知山有虎,她也偏向那虎山行。

    谁都没有看清顾父是如何动的手,那动作快的几乎只有一秒钟的时间一样,王梅梅刚到顾父的跟前,顾父微微一笑,而后大手掐上王梅梅的脖子,把她的人超着顾清妍手上的刀子甩了过去,王梅梅啊的一声惨叫

    题外话

    哎,最近可能一直会晚,总之不断更,正在收尾中,我写的好卡好卡,又是刚爬出来55555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