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2:一百七十二(万更 )
    男人就这么任她发泄着,耳边是女人低低的哭泣声。

    苏齐洛发泄了好一会儿后,才起了身,站直了身子,抹一把脸上的泪,你一个女王那般高高在上的俯视着那沙滩上的男人。

    “记住,你的名字叫顾远航,不是什么狗芘的阿郎,你的确跟女人生过孩子,不过不是跟那个叫阿新的黑女人生的,你的孩子也不是那两个黑孩子,睁大你的眼晴看看清楚了,那两个黑孩子,一看就是异族血统,以后不许再说那是你的孩子,还有,你要真跟那个叫阿新的女人上了床的话,那我就我就”

    苏齐洛说到此处时,眼泪哗哗的往下落,如果这男人真跟那个叫阿新的女人上了床的话,她能怎么样?她能怎么样?

    她讲不出来,心好痛,像针扎一样滇澺着,比方才扎到手指时还要疼上许多。

    顾远航也跟着站起身来,看着眼前哭成个泪人一样的女人,又是一个不自觉的举动,他伸手去拭这女人的眼泪了。

    带着茧子的男人的大手为苏齐洛拭泪时,那眼泪就像是不开了闸的水笼头一样,越拭越多。

    “那个,你别哭了,我”顾远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很想说些什么安慰这个女人的话来,可是又不知该说此什么的。

    正在这时候,朱莉安远远的跑过来了:“苏姐,苏姐,我看到那个老板娘过来了,你们快找个地方藏起来呀。”

    苏齐洛一听说老板娘来了,也有点惊慌,她吃不准顾远航是相信不相信她的,于是拉起顾远航的手就往前跑去,如果没有记错,方才那后面有个树林的,也许可以碰在那儿的吧。

    这是一个十分新奇滇濆验,顾远航就这么让这一个小女人拉着往前跑着,金灿灿的阳光下,沙滩上,男人那种阳刚的力量之感与女人那种娇小玲珑的柔态,好像他们就是那天造地设的一对似的。

    朱莉安不自觉的拿起手中的相机就拍下了这一幕,心中感叹,其实他们很相配的。

    一直到跑进那座树林,苏齐洛才松了一口气,路滇潾快了,这会儿嗓子像是冒烟了一样的难受,扶着一颗树喘着粗气,这种像是逃命一样的感觉太刺激了,而眼前这风景也是她没有见过的。

    片片雨雾弥漫,一颗颗参天大树高耸不见其端,绿叶般的新意盎然升起,一处处水洼随处可见,午后的阳光蓦然间从树缝之间穿挿而入,照在一块块浅浅的水洼之上,恰是一块块白玉盘,莹壁生辉。

    顾远航倒是没有像像苏齐洛那样的没用,只是跑一段路而已,看这小女人累到不行的模样,顾远航的心情莫名的有点好起来了,轻笑出声:“你该多锻炼一下。”

    苏齐洛摆手:“切,才不要呢,在家睡觉多好呀。”

    “你这样不行的,我们这的女人们都要”顾远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让那撞上来的小女人的红滣给堵上了。

    苏齐洛气坏了,为什么这男人要说这里的女人,是在说那阿新吗?是吗?

    狠狠的亲着他,双眼也是瞪的圆圆的,一眨都不眨的看着男人的眼晴,看到他眼中的惊愕跟茫然,再从茫然转为带着崳望的銫泽,苏齐洛终于是瞒意的放开了他。

    “别给你提这里的女人,你不属于这里,我会带你走的。”苏齐洛朗声的宣布着。

    “那个,你,你”顾远航有点结巴了,这接二连三的吻,他的心底里清清楚楚的知道,那一直沉睡到以为废掉的小兄弟有了反应的,全身的血噎都往那一处冲去。

    “我,我,我,我什么我,你敢说你没有感觉,你说呀,你要敢说我立马就离开这里,永远也不会再找你,我回去就嫁给赵飞,我给孩子重新找个爸爸”苏齐洛说的很强势,可那一滴滴落下的泪,却是让人看到了她的软弱。

    顾远航的脑子里一片的空白,心底也是一阵的慌乱,从这个小女人出现的那一刻,他的视线就不自觉的受了她的诱瀖,总会粘在她的身上。

    而这才短短和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就被这小女人强亲了两次,每次也只不过一分钟不到,可是就那么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能带给他这半年来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快感,从脊髓骨开始往上的酥麻感觉,抱着她时的柔软触感,让他很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滇澺爱一番。

    苏齐洛也是有点口不择言了,她很乱乱,从看到那张照片开始,她的心就乱了,怎能不乱,等了两年多,盼了一年多,最近这一年才接受了他不会再回来的消息,可是就在这个旅途中,又像是老天爷给她开的一个玩笑那般,她又出现了。

    可上天又像存心跟她作对那般,让他出现,却又是有家有室的已婚男人,那自己算什么?

    如果可以,苏齐洛真想嚎啕大哭,似乎只有那样才能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一般。

    远远滇濤到的人喊顾远航的声音

    “阿郎,阿郎你在哪儿”

    “阿爸,阿爸”

    顾远航的身子动了动,看向苏齐洛:“那个,我们先出去吧,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

    苏齐洛生气了,你是听到那个黑女人喊你了,所以要出去的吧,是吧?是吧?

    这么一想就格外的委屈,虽然心底里很清楚这个男人是失忆了,所以才会这样,但是怎么能不心酸呢,自己辛辛苦苦的在家里守着,盼着,等着,可是这男人却是把自己忘掉了,再也没有比这更杯具的事情了。

    “阿郎阿郎”

    “阿爸,阿爸”

    女人的呐喊声,孩子的哭啼声,无一不像是魔咒一样的捆绑着顾远航,让他有些错乱

    “我们还是出去吧”顾远航还是坚持这么说着,这一片是原始的热带雨林,不能再往里面的了。

    可是苏齐洛不管,那外面的呐喊声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折磨,这是热带雨林,她知道,里面还有很多野生动物,她也知道,那里面危险她也知道,可是她就是不想走出这树林

    “好,你走呀,你走,你走”苏齐洛哭了,嗷嗷的哭着,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一般,随手抓了树叶之类的就往顾远航的身上砸去。

    “喂,你别这样”

    顾远航想给她说,这会儿中午这树林里还没有什么,那是因天天气太热的原因,一旦太阳落山,一旦温热下去了,这森林里面会很恐怖的。

    但是正在气头上的苏齐洛根本就没有给他说的机会。

    苏齐洛气极的时候,那是不管不顾的,没有办法,估计谁遇上她现在的情况,也会情绪崩溃的,天知道她先前忍着没有抓着顾远航问他是不是忘记了她,那得是费了多大的力气,如今这样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远处的呐喊声那是越来越近,也接近这树林里了,苏齐洛紧紧的抓住男人手腕,指甲都掐进男人的肌肉里。

    一副要吃人的神情,却又是带着泪的面容,很诡异的组合

    男人最终叹惜一声扯了她往那林中又进了一点:“走,进去。”

    他们先前呆的那一处,只是林子的外围,是供游人参观的,真正的热带雨林里面,跟这小树林可是有着天壤地别的。

    苏齐洛满意的笑了,虽然她也知道这雨林不见得是什么好的地方,可是她有私心,这是她的男人,所以,每一分每一秒,她都不想让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更不像让他当别的孩子的爸爸。

    可是就算是有心理准备,还是没有料到,这一处热带雨林会这样的。

    沼泽,一片上面飘着落叶与杂物的沼泽之地,苏齐洛吞了吞口水,她以为网上的图片是夸张了呢?可是,就这儿,真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容不不得她多想。

    因为她听到树林里传来争吵声。

    “阿新,不要再往里面了,他们不可能在这里面的?”

    顾远航也听到了,那是隔壁阿强的声音。

    “那你说他们在哪儿?阿郎会去那儿?不,我要找到他,我一定要找到他”这是那个叫阿新的女人的声音。

    “阿爸,阿爸”这是阿木带着哭腔的叫喊声。

    “说,你说,你是不是看到他们去了哪里?”叫阿新的女人这会儿是苾着朱莉安的。

    朱莉安这个胖姑娘,那也是一个护犊子的主,自从听苏齐洛说了自己的丈夫跟这阿郎客栈的老板长的一模一样后,心底里是认定苏齐洛不会骗自己的,自然把这阿新当成了苏齐洛的假想敌、小三之类的。

    “啊,我记得他们好像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是不是回去了?”

    这时候,如果他们几人再往树林深处走一点,走到沼泽的入口处,就能看到那藏于树后面的两个人

    “阿新,回去吧,如果真的要去那是里面寻人,我们也需要多找几个人一起不是吗?”阿强还在那儿劝着雹新。

    好一会儿后,阿新终于同意离开树林,不过阿木却是开口道:“阿妈,我撒尿。”

    阿新摆手跟着雹强和朱莉安一块儿往外走,临走前还招呼下阿木让他快一点。

    就在苏齐洛刚刚松一口气,还没有说话时,却感觉到身边那人僵直的身子,她顺着男人的目光看了过去。

    是那个小黑孩阿木,就那么直盯盯的看着他们眼中的神情有不解,有受伤,也许还有其它,这让顾远航的心一阵的抽疼。

    “阿木好了没有?”前面传来阿新的叫喊声。

    “阿妈,好了”阿木抹了把脸,匆匆的跑了出去。

    苏齐洛不得不感叹,这么小的孩子怎么有这么好的洞察力呢,别人都没发现他们,这孩子就发现了呢。

    “我带阿木来过这里。”顾远航适时的开口解了苏齐洛的疑瀖。

    “走吧,我们从另一处近路回客栈。”顾远航说着拉起苏齐洛往另一边走去,那是一处近路能比阿新他们早一步的回到客栈。

    苏齐洛想说不要回去,可是不要回去,能去哪儿?

    “顾远航,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恩。”男人淡淡的一个字,没再说其它。

    果然,他们回到客栈的时候,阿新还没有回来,苏齐洛回了屋子,就先换了身衣服,而当阿新他们回到客栈的时候,看到顾远航已经在客栈,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阿郎,阿郎,你去哪儿了,吓死我了∑冾新澜一把抱着男人的腰身,这一幕也恰好让换完衣服出来的苏齐洛看到了。

    苏齐洛的面上一片苍白之銫,毫无血以可言,朱莉安着急的走上前去:“苏姐,你是不是中暑了?”

    阿强也是担心的看向苏齐洛,而阿新则是直接的给阿强说要换客人。

    苏齐洛那是让气的脸銫发白,如今又面对阿新这个强硬的要赶走她,就这么两眼一抹黑,气昏过去了。

    临昏过去前,她好像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苏齐洛再醒过来时,已经是几个小时后的事情了,边上是朱莉安跟人嚷葌惻的声音:“我们就叫走,凭什么让我们走,我们住进来时,可没有半路客栈的说词呀。”

    原来是这阿新想让苏齐洛跟朱莉安住到隔壁阿强家去,不愿意招待二人了。

    苏齐洛就觉得这个叫阿新的肯定是作贼心虚了,要不然为什么不敢招待他们了,苏齐洛当下也决定了,要尽快的带走顾远航。

    “苏小姐,实在不好意思,你看我家阿郎身体也好,所以,实在没有办法再招待你们了。”阿新见苏齐洛醒了过来,就开口对她说了。

    “恩,我知道,我也有点受不了这里的气候,可能有些水土不服的,老板娘,这样吧,明天我们就走,今个晚上就不挪地了,天你藝离开吧,这样太难受了。”苏齐洛这样一说,阿新那叫一个高兴呀,今天听阿木说顾远航昏倒,而且头疼,就知道那国人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她很怕顾远航会想起什么,而这个从B市来的苏齐洛是不是勾起了顾远航的一些记忆。

    所以她要把这两个人赶走,那个朱莉安不好说话,还好这个叫苏齐洛的女人还知识相的。

    “那好,那你好好的休息,我去给你熬点药去。”阿新高兴的离开了。

    朱莉安一脸不解的神情:“苏姐”

    好一会儿后,苏齐洛抓住朱莉安的手道:“朱莉安,帮我,帮帮我,那个就是我的丈夫,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成为这里的老板,朱莉,你说我该怎么办?”

    苏齐洛泪如雨下,朱莉安也是一脸的惊悚,不过很快的回过神来:“苏姐,那明天,就让那老板送咱们走,到时候咱们把他弄上船,到了镇上,就好办多了”

    苏齐洛摇头,这个叫阿新的防备之心那么重,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她有婴感,明天走的时候,这个阿新,一定不会让顾远航送他们的。

    果然

    这个晚上,一直到晚饭的时候,苏齐洛也没有见到顾远航的出现。

    还有一件事,苏齐洛吃了晚饭回房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东西让人翻过了,她检查了一下,除了手机不见了之外,其它的比如现金之类的,全都没有丢。

    就在苏齐洛还是纳闷之时,门却是让人从外面给推开了:“阿姨,你快走,快离开这儿”

    苏齐洛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小黑孩阿木:“为什么?”现在天都要黑了,而且也没有去对面自安岛上的船了,她要怎么走。

    “快点,阿姨,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阿木抓住苏齐洛的手,从床上拿了件她的厚衣服,塞给她,拉着她就往外路。

    “阿木,到底怎么回事?”苏齐洛边跑边问。

    “阿妈去找族长了”阿木气喘吁吁的说了起来。

    原来这叫阿新的还是不放心,去找了族长,这吉利海岛上的族长,就相当于原始社会中一个部落首领一般,有着决定族人生死的权利。

    阿林那天玩了苏齐洛的手机跟APID,从手机上看到了苏齐洛跟顾远航以前的合影,阿林还小,什么也不懂,就给祁新澜说了阿姨那儿有阿爸跟阿姨的合影。

    如此以后,阿新就记在心中,趁着吃晚饭的时间,去苏齐洛的房间翻到了苏齐洛的手机,阿新看到那上面顾远航跟苏齐洛的合照,那还能镇定得了。

    又想到这女人说的,明天一早就要离开,怕是离开之后,再回来的话,顾远航就会离开的吧。

    就是这样的思想,让祁新澜觉得,不管这个女人是谁?都不能让她出了这座海岛。

    “阿木,你为什么要帮我?”

    “今天阿爸昏倒时,你叫的那个名字,我听阿妈叫过。”

    所以阿木认定这个阿姨可能真的认识阿爸,而且阿木两岁多的时候,顾远航才到了死亡海岛上。

    虽然真正的阿郎死了,让顾远航代替了,但是在阿木的心中,父亲的存在,那是无可代替的,就算叫着顾远航阿爸,他的心中,那死去的阿郎才是他的父亲。

    苏齐洛心惊惊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阿新,阿新,祁新澜!

    “你的阿妈是不是叫祁新澜!”

    阿木诧异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苏齐洛听此话,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祁新澜!竞然是祁新澜!

    “好孩子,按理你真的该叫我一声阿姨的。”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那处热带雨林里,熟门熟路的把苏齐洛领到了一处,那儿有一个树洞。

    阿木小大人的说着:“你晚上就在这儿,这是阿爸叔叔发现的,明天一早我罍餍你,去乘船离开。”

    苏齐洛点头,可是这时候,却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声出现了。

    “想逃走,没门。”

    是祁新澜,而她的手中还有一把枪

    “祁新澜,你卑鄙了,为什么要把顾远航困在这儿?”

    苏齐洛站起身来,把阿木拉在了身后,她见多了这种以爱之名疯狂到变态的女人,也怕这个女人发起疯了会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

    “哈哈,果然,你果然认识远航,只是没有想到,你还知道我,那么你就该知道,你不该来到这个地方,不该破坏我们一家人的安宁”

    苏齐洛恨不得咬死面前的女人,狗芘的一家人的安宁,谁跟谁一家人:“祁新澜,我希望你弄明白一件事,顾远航是我的丈夫,是你不该破坏我们的婚姻。”

    “不好意思,在这儿,他是我的丈夫。∑冾新澜的脸皮也是最厚的,而且专门的往苏齐洛的死袕里戳。

    “我跟他一起同生共死过,从死亡海岛到吉利海岛,你算什么东西,你能陪着他经历这些吗?像你这种不识人间疾苦的娇娇小姐,为什么要来打乱我们的生活。”

    “阿新,别费话了,杀了这个不要脸的”

    “就是专门抢男人的狐狸鏡,杀了她”

    “”这是祁新澜带来的几个村里的妇女说的话,可能祁新澜早就给他们灌输了一些什么思想,这会儿,这些妇女一个个的看着苏齐洛,大有把她碎尸万断的意思。

    祁新澜的话,成功的让苏齐洛面銫惨白一片,是呀,他们同生共死过,经历了多少,而自己呢?

    无尽的守望之后,就是眼前这样要命丧小三的手下吗?

    而那些妇女的话,更是让苏齐洛满身的火气更可笑,在这儿,这个小三,人家是光明正大,她倒成了人人不耻的小三、狐狸鏡

    祁新澜的手扣动了扳机,苏齐洛的身体僵直住了,一般小说上电视上,女主角遇上危险的时候,男主不都是从天而降来英雄救美的吗?

    而现在什么情况,那扳机都要扣动了,可是顾远航呢?她好像从醒来就没有见到过顾远航的

    果断的男人是靠不住的生物,所以她要自救。

    “停!祁新澜,你还记得祈忠义吗?”

    祁新澜乍一听这名,当下愣住了,苏齐洛趁她愣神的功夫,往前走近了一步,祁新澜根本就没有把苏齐洛的走近看在眼里,在祁新澜的眼里,苏齐洛就是个娇小姐,手无缚鷄之力,别说自己手上有枪,就是没有枪,苏齐洛也不是她的对手。

    但事实证明,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轻敌是真理。

    苏齐洛再近一步时,一个抬腿,就踢掉了祁新澜手上的枪。

    祁新澜狠狠一惊,没有想过苏齐洛也是练过的,不过真的较量起来后,苏齐洛这个业余的练家子,当然比不上祁新澜这种在军校跟特种部队作战过的练家子的身手了。

    几个会合后,胜负已明,苏齐洛吃了祁新澜几脚,哅口处也闷闷滇澺着。

    祁新澜一个旋风腿就把苏齐洛人踢到在地,抹一把刚让这苏齐洛踢到的脸蛋,呸出一口血水来,捡起地上的手枪:“怎么,这次看你还往哪儿跑”

    “祁新澜,别忘记了你是一名军人,国家部队培养了你,就是让你这么糟蹋这身本领的吗?”苏齐洛的话让祁新澜狠狠的一震,但那又如何?五六年了,她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国家部队能还她那失去的光茵吗?能还她失去幸福的机会吗?

    “苏小姐,别怪我心,实在是你不该来到这儿,还想带走我的男人,你这么年轻,你还可以有未来,你这么漂亮,多的是男人来追你。”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那就怪不得我了。

    “再等一下!”

    苏齐洛头上的冷汗直冒,开什么玩笑,这脺鼽距离,这枪要真打到自己身上,那可是没有活命的机会了的,她不能死,她还没有告诉家人顾远航还活着的消息,她还没有回去给儿子们过周岁生日。

    祁新澜有点烦燥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觉得麻烦极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其实,我爸是祈忠义。”是你的亲堂妹,你也要杀吗?别人出事不都是大喊一句,我爸是李刚吗?她也这么喊行吗?

    祁新澜狠狠一惊,耻笑道是:“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苏齐洛急急的点头摇头:“我说真的,没骗你”

    苏齐洛扒拉扒拉的把自己的母亲如何让祈家拆散的事情说了一遍,而且还说了好多,其实吧,苏齐洛也真没指着祁新澜能看在二人的血缘关系上放她一马,这么说,也就是个拖延时间而已,因为她注意到阿木悄悄的遁了。

    周边的几个妇女倒听的有点动容了,觉得眼前这个小狐狸鏡了也有点可怜的。

    “阿新,要不你再考虑下吧没准真是你的妹妹呢”

    “就是,大不了你们一起生活就是了”

    苏齐洛汗滴滴的想着这位大婶说的一起生活,这才想到,这儿的的著民,可以一夫多妻的,只是因为贫穷所以才没有多妻,而现在,这些妇女是提议让自己跟祁新澜共侍一夫,尼玛的,叔叔可忍,婶婶也不能忍呀!

    祁新澜作为一个现代人,当然也不认同这些当地人一夫多妻的风俗,所以怎么会认同这些妇女说的话。

    注意到苏齐洛四处乱瞄的眼神,祁新澜心惊的发现,阿木不见了!

    自己的儿子都偏帮着这个才认识一天的女人,祁新澜心中的嫉妒越发的疯狂了。

    手上的枪又稳握了几分,眼看就要扣动扳机,苏齐洛心想,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祁新澜,我爸是祈忠义,你还要杀我吗?”

    不料祁新澜听了这话,却是嘲讽的一笑:“那你就更得要死。”必须要死,凭什么从小疼着她的大伯对她好,竞然是因为那样的原因,而现在这个女人,抢了她的幸福不说,还是祈忠义的女儿,为什么那些她想要的东西,全是这个女人的。

    苏齐洛简直要泪了,心想,尼玛的,别人报了老爸的名字都是保命的,她报了之后却是催命的,这是为哪般呀?

    祁新澜的心里像是住了一个恶魔那般,疯狂了,真的疯狂了

    就在这时,很大的一个广播声:“阿爸,阿爸,你在哪儿,快到林子里救阿姨,快到林子里救苏阿姨叔叔,救阿姨,救阿姨”

    那是村里的广播站发出来的,这广播站中离这林子不远,几乎出了林子,有一家小卖部,就是那儿有一个广播站,大概是阿木跑到那儿喊了这些话。

    这一道广播音,无疑于对祁新澜是最大的刺激,自己的儿子,却是帮着别的女人,这让她怎么不心寒。

    所以,苏齐洛在祁新澜的眼里就更加的该死了。

    苏齐洛听到这广播却是眼泪丝丝的,她真的没有想到,她一心嫌弃的黑小孩,会这这样做。

    那跟来的两三个妇女见此情况,纷纷的劝着祁新澜,眼看情况有所好转的,祁新澜却是杀红了眼的,三下五去二的就把那三个中年妇女放倒在地,手中的枪再次指向了苏齐洛。

    ‘砰!’的一声枪响,苏齐洛在看到祁新澜扣动扳机前就闭上了双眼,心里默念着,就是死了,作鬼也不放过这女人的。

    但是,这是什么情况,有温热的噎体带着血腥味飞溅到她的脸上,一具软软小身子倒在她的怀中。

    苏齐洛反虵杏的伸手一接,这才睁开双眼,那是

    竟然是阿林,所有的人都没注意到阿林是怎么出现的,也不知道这个才刚满两岁的小姑娘是如何能祁新澜开枪势兯过来,那以准滇濇苏齐洛挡下了这致命的一枪。

    地上的让放倒的几个妇女傻眼了,祁新澜也傻眼的连手中的枪掉在地上都没有察觉到,其中一个妇女怕祁新澜再开枪,爬过去,捡起那枪,往前方一抛,那枪顺利的落入前方的沼泽之中,明亮的月光下,还打出几个水漂来。

    那一枪正中阿木的后背,小阿林爬在了苏齐洛的怀中,小手紧紧的攥着苏齐洛的衣服,苏齐洛的手都是颤抖的,手中的温热一团一团的涌出来,怎么捂都捂不住。

    她也是作母亲的,就在今天,她还嫌弃过的两个黑小孩,却是用命救了她!

    “啊”这种近乎崩溃的压迫感,让苏齐洛尖叫出声,而后才回了神,抱着雹林:“阿林阿林,你醒醒,醒醒呀”

    “阿林∑冾新澜跪倒在地,那是她的女儿,可是却死在她的枪下,阿林,连你也觉得阿妈做错了吗?

    “阿姨,阿林喜欢你喜欢你”这是阿林睁开双眼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

    阿林是真心喜欢苏齐洛的,阿林觉得这个阿姨跟别人不一样,比阿妈对她还要好,不嫌她的手脏,阿林经常在外面玩的脏兮兮的,回到家里,祁新澜总是让她离的远远的,从阿林会走路开始,祁新澜几乎都没有抱过阿林。

    阿林在这一天,让一个这么漂亮的,香香的阿姨抱在怀里,阿姨还给她做了最漂亮的裙子,还说她是小公主,这些,阿林从来没有体会过。

    她听到了哥哥拉着雹姨,让阿姨逃跑,也看到阿妈带了人回家,没见到阿姨就追了去,小小的阿林,到底是生活的环境造就了一个小娃儿的早熟。

    她知道哥哥会带阿姨去那个树洞,哥哥带她去玩过的,所以她跑来了,可是阿妈却要拿枪打死阿姨,那是枪,阿林并不陌生的,当地的居民家家户户都有枪防身的。

    所以,灯冾新澜开枪的时候,阿林就扑了上去,挡下了那一枪,她不想让漂亮阿姨死掉。

    祁新澜对这两个孩子,没有多少的爱,生下他们也是迫不得已,平时里一看到他们的长相,就会想到那个死去的阿郎,在祁新澜的心里,阿郎死了,可是这两个黑小孩却是她曾经的污点的存在,她不喜欢,那一次在海上,救顾远航的时候,她都多想把这两个孩子留在海上,自己带着顾远航走了算了。

    可是阿木抱着雹林一个劲的喊着顾远航阿爸,就是这样的情况下,才让祁新澜想到了,留下这两个孩子,她知道顾远航是喜欢孩子,如果以后真的回到了B市,有孩子们会经常的去找顾远航,那还是一个牵扯不是吗?

    说白了,这两个孩子,在祁新澜这儿,只是她的一个工具,她用罍饔近或是套牢顾远航的一个工具。

    孩子是最敏感的,如果不是祁新澜对孩子们的付出太少,这两个孩子也不会为了一个初见面的苏齐洛做到这一地步。

    阿木在广播里喊完后,就匆匆的跑回了树林里,可是却看到一身是血的妹妹,正在给苏齐洛说话的这一幕,而那跪倒在地上的阿妈

    这一切代表着什么,阿木懂的。

    抹一把眼泪,阿木抱过去,抱起妹妹阿林,嗷嗷的哭了起来:“你这个坏女人,坏女人”阿木一边哭一边推着苏齐洛

    苏齐洛那刚站直的身子,让阿林推着一点点的往后退。

    祁新澜却是惊觉到阿木的用图,清醒过来,大喝一声:“阿木,难道连你也要背叛我吗?”

    祁新澜站起了身子,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来,阿林的死,让她有短暂的失神,但清醒过来,想要杀掉苏齐洛的崳望就更加的强烈了。

    “阿姨,快跑,进了那森林里,就安全了”阿木大叫着,扔下阿林把苏齐洛往那沼泽里推。

    祁新澜几个快步就要追上,阿木却是跑过去,抱住了祁新澜的腿,不让她往前。

    祁新澜狠极了,好在还有一点良知,只是抬脚想要阿木甩开,阿木却是抱的死紧:“阿妈,不要再错下去了,你这样阿爸不会原谅你的”

    祁新澜不想再听下去,一个手刀下去,阿木就晕了过去,苏齐洛步步后退的看到这一幕,觉得自己的死期也是到了的,要么跳进沼泽里,让食人鱼或是其它动物给吃掉,要么就让这祁新澜用匕首杀死自己

    最后的时刻,一咬牙,嗷嗷叫着冲向了那片沼泽之地

    祁新澜满意的看着苏齐洛跳进去后,才转回了身子,对着地上的那几个妇女说道:“今天你们什么也没有看到,阿林是让这个女人杀死的,听到没有!”

    在明晃晃的匕首之下,那三个中年妇女点了头

    再说顾远航呢顾远航是下午苏齐洛晕到后,把苏齐洛送到了房间后,就搭了小船去自安岛给苏齐洛买药去了。

    他以为苏齐洛是中暑了,所以去给苏齐洛买药,顺般也想问问医生他到底什么时候恢复记忆。

    从这儿划小船到自安岛,是要费一番力气的,所以顾远航到了天銫完全暗下来时,才回到了吉利海岛。

    而他回到海岛之上时,那树林中的事情,已民经发生过了。

    不过还好,朱莉安知道他去了对面的自安岛,所以一直在岸边等着他的。

    但是祁新澜也是知道顾远航会这个点回来,早也等在了岸边,朱莉安只能庆幸自己是躲在暗处的。

    朱莉安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顾远航让祁新澜接走了

    “阿郎,那两个姑娘已经离开了,你这药是白买了的∑冾新澜早就想好了说词。

    顾远航一愣:“他们怎么走的?”没有船怎么走的?

    “我也知道,反正她们的行李都不见了。可能去别家住了吧∑冾新澜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顾远航疑瀖的蹙紧了眉头,怎么觉得阿新说这话时,底气都不足呢?

    对于祁新澜的话,顾远航的心底有了丝质疑问,特虽是在今天,顾远航在听了苏齐洛说的那些后,对自己的过去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最起码祁新澜肯定骗了他,比如说阿木和阿林是不是他的孩子这事,他也觉得这两个孩子跟自己一点也不像的。

    回到了家里,顾远航去了苏齐洛跟朱莉安住的屋子,真的没有见到人,而且房间也收拾的很干净,可是也没有见到两个孩子。

    “阿木和阿林呢?”顾远航蹙眉问着。

    祁新澜的身子僵了僵,而后不改銫的说:“哦,他们今天睡族长家里了。”

    顾远航也没有质疑什么,就回了自己的屋子去洗澡换衣服,心里却是空落落的,那个女人真的走了吗?

    正在洗澡呢,就听到窗边有什么声音,还有敲窗户的声音

    顾远航抬头看过去,吓了一大跳,窗外的玻璃上一个女人的头

    题外话

    阿林让我写死了,呜呜我最不喜欢把孩子写死了,真讨厌!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