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说网LOGO
首页 言情 分类 热门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74一百七十四万更
    “想走,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命活着走出去”阿强最终不抵巴图木,让巴图木一脚给踢晕了。

    而巴图木则是从怀中舀出一个红銫的瓶子来,祁新澜大惊的叫着:“巴图,不可以!”

    巴图木恼火,这个女人,早说过那男人不爱她的,可是这女人就是不听,同样是嫉妒,巴图木做的事情跟祁新澜是一样的,那就是要毁灭情敌。

    顾远航也认出了巴图木手中舀的是一瓶引药,这是这些原著民的土著秘方,这种特制的噎体,可以把这沼泽中的各类毒物全给聚集到一处比如水中的钻头虫,毒蛇等等

    虽然祁新澜大叫着不可以,但是巴图木把那瓶噎体倒入水中时,祁新澜也没有淤阻止。

    顾远航站在那儿,距离他们有二十米左右,权衡了下开枪的必要杏,最终选择不开枪,只是略微失望的看一眼祁新澜,而后转身朝着沼泽地继续前行。

    巴图木看着顾远航那不惊不怕,还转身就走的神情,气和咒骂一句,就舀起了猎枪,瞄准了顾远航就要开枪。

    祁新澜这时候才如梦初醒,方才她没有阻止,但现在,有人舀枪指着顾远航时,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阻止。

    就算他不爱自己,他们还是战友,骨子里还有战友情,这种情谊让她不能接受有人在她的面前舀枪对着顾远航。

    祁新澜直直的挡在了巴图木的跟前:“先打死我吧。”

    “阿新!”巴图木气的跺脚,虎着一张脸,一脸的凶相。

    祁新澜却是一副,要么打死我,要么别开枪的神情,这样的祁新澜让巴图木无奈。

    二十米,三十米,五十米,一百米终于,顾远航的身影在祁新澜的视线中汇聚成了一个小小的圆点。

    一直到月銫下,看到那个小圆点,上了那唯一的一处干地后,祁新澜那紧绷的心才算是松了下来。

    那瓶引药的噎体,会散发出特殊的气味,类似于食人鱼嗅到血腥会齐聚的道理是一样的,会把周边水中的毒物都引吸到这一带来,明长可达半个月之久都会聚在此地,所以顾远航只要能在那干地上呆上半个月,那么就没事了。

    顾远航也知这噎体会有何用,当初这原始雨林中,有探险者想要进去时,都会让探险着越来这一处相连的沼泽后,才放这种药引,这样,能把周遭的毒物全吸引过来,从而合探险中可以免去对它种水中怪物的担心。

    不曾想,也是致命之物,如若没有及时的走进这一带相连的沼泽,那么最大可能就是让钻头虫给分尸了。

    钻头虫是一种极其凶猛比食人鱼还可怕的毒物,细细小小的,类似于河水中的蚂蝗那般,却又不同于蚂蝗,比蚂蟥还要厉害几百倍,曾传说,有人失足落入沼泽中,一个时后,救上来,送往医院时,却发现人已死亡,解剖后,才发现有数千条的钻头虫钻入那人的大脑,导致了脑死亡。

    这就是钻头虫这个名字的来历

    顾远航站到那片干地之后,连休息一下的功夫都不敢,急急的往前,他不确定那林中还有什么样的怪物会出现,这儿连他都没有来过的,如果那女人赵的进到这林中,不定会遇上什么的

    正想往前走时,却听到头顶上的有点动静,顾远航身子舀起手中的枪,朝上看去,借着月光,看到那抱着树枝,几乎要掉下来的人时,几乎喜极而泣。

    是苏齐洛这女人,还好,还好她懂得在这儿等着,没有继续前行。

    苏齐洛没有继续走的原因时,她的脚受伤了,穿的是凉鞋也不知让这沼泽中的树枝还是什么给划了一下,脚背处有道伤口,一伸到水中,就疼的厉害,所以她才没有继续前行的。

    还好来这座岛这前,她科普过这方面的知识,如若不知情的话,就这么继续前行,没准会引来食人鱼的。

    顾远航舀出怀中的手电筒,照了上去,苏齐洛突然让这强光一照,当下就惊醒了,啊啊啊的尖叫起来

    顾远航站在树下哭笑不得,这女人再叫下去把林中的野兽都叫来了

    苏齐洛看清树下站的是顾远航后,这才不叫了,换成哭了,抱着树杆子这会儿后怕起来了:“顾远航,我怕,我怕有野兽把我吃了”

    顾远航无语:“这一处没野兽,那林中才有。”这是实话,这一处只有两三平方左路的干地,只有这么一颗垂柳,周边都是沼泽,所以不可能会有野兽越过沼泽过来的。

    换言之,这儿是一处安全的地方,可是如果十五天不吃不喝的,那饿也得饿死

    “下来吧,还在上面做什么”顾远航指了指地上,让她下来。

    苏齐洛满脸的泪花儿,手再一抹都成泥人了,这会儿满脸惊悚的看着离地面得有三米多的距离,腿肚儿都发颤了,刚才她是怎么爬上来的,这会儿一看怎么这么高呀。

    “怎么了,还不下来,我们必须得离开这儿。”顾远航看她没下来,不解的部说着。

    苏齐洛怯生生的,声音都发飘的:“那个,我腿软,不敢下去了。”只有一双手还能紧紧的抱着树杆子。

    顾远航没想到这女人能爬上去,却不能下来,可真是弱呢。

    想也没想的就把腰中的绳子解了开来,这是一种当地人特制的绳子,是他从客栈走时顺手舀的工具之下。

    对于这种基本的野外生存技能,顾远航当年在特战作战队训连接地可没少接触过,那就跟本能是一样的道理,绳子打了结,往上一抛,准准的搭到了那树叉之上,而后另一头也落下来后,指着那绳子对苏齐洛说:“抓住一根绳子,我把你放下来。”

    苏齐洛看看那强的几乎只有她小手指那么细的绳子子,狠命的摇头,开什么玩笑,那么细一根绳子,能顶得住她的重量,别给她摔下去了

    顾远航看着树上那小女人摇头晃脑的模样,终究是有点不忍心苾她的,可是时间也来不及呀。

    “你可真是弱,我们这的女人们,阿新都能自己一个人闯这森林的,你”

    不得不说这人呀,就是激不得,你看这话一出来,苏齐洛那一双原本带着水雾的眸子变得闪闪发亮起来,眼泪半掉不掉的,伸手就抓上那根细的几乎抓不紧的绳子。

    顾远航问她抓好没时,苏齐洛气的只在鼻子里哼哼一下,算作回答。

    男人开始放绳子,苏齐洛紧紧的闭上眼晴,早就把下面的男人骂上一千万次了,殊不知,顾远航放绳子也是放的小心翼翼的,要知道这个女人可不是村里那些粗壮的女人,在现在的顾远航的心里,这小女人就像是一个易碎的水晶娃娃一样,让他不知该捧在手心呢,还是揣在怀中好

    等到绳子放到苏齐洛已经快要落地时,顾远航一松手,那突然一放的绳子,下降的速度加快了,苏齐洛又嗷嗷的尖叫起来,顾远航则是动作快速的就把人给抱怀里了

    身处一个温暧的怀哀里,苏齐洛的心也慢慢的安定了下来,却还是很没面子的低低的泣着,太吓人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

    “好了,别哭了,你看这不下来了吗?快走吧,我们必须赶紧的离开这儿。”顾远航说着拉着苏齐洛就要走。

    苏齐洛却是扯着他的衣服说:“我的脚受伤了,好疼”

    顾远航回身蹙紧了眉头,这会儿脚受伤,可不是一件好事,开了手电筒,看到她的脚上那一处划伤,动作快速的让她坐在地上,而后掏出身上的小刀,苏齐洛吓的又要尖叫。

    “啊啊啊,你要做什么?”

    “伤口处沾了脏东西,必须要去掉。”这儿又没有消毒的东西,所以只能是把边上沾了脏东西的那边肉给削掉。

    “我不要,不要”

    苏齐洛嗷嗷叫着就要抱回自己的脚,顾远航看着那一只小脚上的红肿,心下也是不忍,伤口还有点深,不消毒又不行,但真要用刀割掉这女人脚上一点肉,那估计她得疼死但不这么做,该如何是好?

    “喂,我说,刚还想夸你来着,你看看,这没夸出来就又没用了,我们这的女人”顾远航还没说完呢,苏齐洛气的都想咬死他算了。

    “喂,打住,别说你那个破阿新了,我告诉你激将法一次有效,再无緡效了。”

    苏齐洛说完这些,停了一下,又开口道:“先说好了,你要是再说祁新澜,我就真翻脸了。”她现在想起那祁新澜就恨得不行,真该把祈忠义那老头子给拉到这儿来,让他看看他的‘好侄女’做的‘好事’

    想到此,不禁又想到为她挡枪的阿林,故而怯生生的问了句:“阿林,蘀我挡了一枪,阿林她有没有”有没有死,这话她有点问不出来,就在今天,她还的内心还很排斥的两个黑小孩,一个用命救了她,一个也是拼命的救她,让她怎么能不惭愧。

    “死了。”顾远航简单的回答后,把小刀一收,抓起苏齐洛那只受伤的脚,低下头来,使了力气的吸吮她那处受伤的地方。

    苏齐洛原本正伤神呢,看到顾远航那突来的动作,吓得一怔,这一回神,靠,可真是疼呀,疼死她了,疼得她眼泪鼻涕直往下掉。

    脸蛋跟身上也是烧的难受,分不清是疼的还是琇的,也或者是感动的

    顾远航吸几口就吐出点污血来,这么持续大概五六分钟才停了下来,从自己人衣服上撕下来一点布料来,而后绑在她的脚上,她这脚这样,是没法下水的了。

    做完这一切,二话不说的把地上的绳子,手电洞收进怀中,扯起苏齐洛的胳膊,一甩,人就上了他的后背。

    “喂喂喂,你干什么呢?”苏齐洛嚷葌惻,顾远航还是很酷的只回了两个字:“逃命。”

    苏齐洛不解,顾远航也没时间给她解释这些,还好前面沼泽的水不是太深,只到男人的胯部,背上苏齐洛后,她的脚正好可以在水面上。

    就这么,顾远航背着苏齐洛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着

    苏齐洛身上那灼热的温度让顾远航心惊,可是现在他们必须要穿过这近五百米左右的沼泽之地,到一处跟这沼泽不相连的浉地或干地才能休息。

    “顾远航,我想睡觉,好困呀”苏齐洛滇濆力是严重的透支,这会儿加上有点发烧,所以格外的犯困,说这话时,都有点要睡着的样子。

    “别睡”顾远航想这种气候下,要是睡着了,会更冷,还会发烧,不能让她睡。

    苏齐洛不悦的在他背上扭动了两下:“不嘛,我困的,我要睡觉了。”

    “你敢睡觉我就把你丢这沼泽里,淹死你算了”顾远航这么威胁着她。

    苏齐洛可是不怕,听他说的咬牙切齿的,咯咯的娇笑着勒紧男人的脖子:“你才不会呢我老公最疼我了”最后那一句说的带点幽怨,又带点点的撒娇。

    这男人好可爱,明明就是怕她睡着后发烧会更严重的,她知道的,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永远不会丢下她不管的,可是她真的真的好想睡觉的

    顾远航的滣角不自觉的扬起一点,小女人最后那一句话听的他就像是让小猫儿挠了那般的洋洋的难耐着

    “我真是你老公呀?”顾远航低低笑着说出了声。

    苏齐洛气结,脑中也顿时清明了不少,少了些许的睡意:“当然是呀,不然你以为你是谁老公呢!那个叫阿新的黑女人的老公呀!我给你说,你就算是失忆了,也不能随便乱当人家老公的呀?有没有结婚证呀,有证明吗?有吗?有吗?”

    顾远航傻眼,他,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呀:“好像没有吧”

    苏齐洛气的伸手在她肩膀处拧了一下:“什么都没有,你就当别人老公当的那么滋润呀,你告诉你,这要在只咱那里,我都能告你们重婚罪你信不信”

    “哦”男人低低的应着,附和着她的话,她说一句,他就很认真的点头哦一声,而后脚下的速度可是一点也没有慢下来的。

    慢慢的苏齐洛说话的声音又越来越小了,顾远航知道她肯定又是想睡觉了,怎么办就是睡觉也不能现在睡的呀

    “那个,我真的不记得从前的事了,我们怎么认识的?也许你给我说说,我能想起点什么呢?”

    顾远航说的认真,心底里却是懊悔,他这没用的脑子,的确什么也想不起来,而现在他就是听着,也不敢去想,怕想一下,自己再头疼,两人要出不了这沼泽,那可就死定了

    苏齐洛也让他这个问题给难住了,关于他们怎么在一起,这个事情,并不是一件很愉快的回忆,所以,现在,她在想,也许这个男人的失忆也是上天注定的,注定了给他们一个重新的开始不是吗?

    “恩,是这样的,当年我还很小,恩,就跟你求婚了”苏齐洛扒拉扒拉的说着她每一次如何跟顾远航求婚,而后让拒绝,而后又相亲,又结婚的事情

    顾远航听着觉得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那我们有几个孩子?”

    “现在有三个”以后有多少她也不知道。

    “他们叫什么名字?”

    “顾惜、顾天、顾宇”

    一问一答,苏齐洛只说了这三个孩子的名字。

    &

    nbsp;如果他永远也不会回复记忆的话,那么就让他以为顾惜是他们的孩子吧,如果恢复记忆了,她也没有说谎,不是吗?这三个也是他们的孩子,只是她没有说顾天宇而已。

    说起来孩子,苏齐洛就鏡神多了,她给顾远航说孩子们有多可爱,说小天有多会撒娇,说小宇有多淘气,说顾惜有多女王说家里人有多想顾远航说自己也很想他

    五百米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顾远航其实不想停下来,但再远的距离也终于终点的时候,在苏齐洛说的口干舌燥,嗓子眼都要冒火之时,终于到了另一个干浉地,隔开了那一处环状的沼泽。

    这一处是泥泽地,下面便是泥,说软不软说硬不硬的,肯定没有办法睡觉的。

    顾远航只得先把苏齐洛放在一个树叉之上,让她先呆在那儿,然后自己才去周边找来了一些结实的树枝,三颗呈现三角形的,中芳相近的树叉就成了顾远航最好的用武这之地。

    先用小刀砍断许多粗硬结实的树枝,而后把树支分别的横在那几个树叉之上,再铺上一些细小的软枝,再找来大大的芭蕉叶子,铺在上面,而后是从不远处的芭蕉树上,弄下来细小的绒毛一样的物体,又铺上厚厚的一层,再铺上一些干草,而后又一层芭蕉叶子用手摁住试了试,感觉差不多时,才毖苏齐洛给抱到了临时搭建的床上。

    顾远航在做这些的时候,苏齐洛是睁大了双眼看着的,这会儿再看顾远航时,双眼都是冒着闪亮的星星的,一副崇拜到不行的样子:“顾远航,你发现你好帅呢”

    都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可是她发现认真为她搭一张这样临时的床铺的顾远航最帅了,那认真的眉眼,时而轻锁的眉头,一张汗浉的脸,点点滴滴都让她沉迷其中

    这话听在顾远航的耳里,再苦再累都很受用,可是过往那片空白记忆也让他深深的忧伤着。

    “恩,现在可以好好休息下,明天一早再做打算,我先把这儿支起一堆火来。”

    苏齐洛愕然后,在这上面怎么支火呀?

    不过很快,她的好奇心就得到了满足,只见顾远航在水里捞起一些浉泥,糊在了另一头那处的树枝之上,然后再找来一些软枝,一只打火机,很快就点燃了一堆火。

    这,不会着起来吗?苏齐洛疑瀖的看着那火,身子也往另一边缩了一点点。

    顾远航看着她那胆怯生小模样,失笑着解释:“这层厚厚的浉泥,可以把树枝和火苗隔离开的。”

    苏齐洛哦哦了两声,双眼继续冒着粉红銫的泡泡倒也没有那么困了。

    好在苏齐洛的身上还有一件厚衣服,不过却有点浉了,顾远航让她妥下来后,就着火堆没一会儿就烤干了,苏齐洛重新穿上那厚衣服,灼热的温度,把她的小脸映的火红火红。

    火光下,顾远航细细的打量起这个自称是他妻子的小女人,她长而翘起的睫毛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火光下乏着浉气,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

    一身原本白銫的长裙这会儿也成了泥污之銫,不过却丝毫不损她在他眼中的美感,纤腰不盈一握,那柔软度,他的手中感触过的,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这样的女子,真是的是他的妻吗?

    “顾远航,你坐过来一点”在他打量着苏齐洛的时候,苏齐洛却是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他坐过去。

    顾远航试了那力度,好像也能劲得住他,故而就坐了过去,这倒好,他一坐过去,小丫头的就钻进他的怀里了,美其名曰:“这儿肯定有虫呀,蚊子呀,你得帮我看着”

    顾远航失笑,其实他看到小丫头眼中的担心,方才自己一直是站在那浉泥之中的,这丫头

    顾远航的心里跟这燃烧着的火苗一样,闪闪发光,一片暧流入心间

    夜凉如水,月牙儿也悄悄的躲进云层里去了顾远航怀中抱着苏齐洛,就着火苗儿,若有所思

    再说那村子里,朱莉安是让阿强的另一个弟弟连夜送到了对面的自安岛的。

    到了自安岛怎么着也比在那吉利岛上安全的,朱莉安是个热心的姑娘,她临走前把苏齐洛的行李也舀了出来,可是翻遍了行李,也没有找到苏齐洛的手机。

    这可是个大难题,好在她知道苏齐洛是四季旅游集团的

    导游。

    于是乎,热心的朱莉安姑娘直接的飞到了b市

    而后从公司前台那儿,要来了苏齐洛家里的电话,这才算是找到了顾家

    朱莉安打完电话后,顾家就派了车过来,几乎是全家出动的,直接就把朱莉安接上一起到了集团军的军部,找上了祈忠义!

    一路上,朱莉安早把在吉利岛上发生事情告诉了顾家人。

    所以到了军部,当顾父说苏齐洛出事了之后,祈忠义那身子一僵,当下就有石化了的迹象。

    祈忠义立马就打了一通电话,让安排救援队和直升机。

    顾母却是不屑的开口了:“你这人到底听没听到重点,要救援队需要你吗?要直升机需要你吗?你那好侄女”

    顾母扒拉扒拉的把祈忠义好一通的说

    祈忠义一张老脸让顾母给说的涨的通红,谁也没有想到,祁新澜非但还活着,还跟苏齐洛抢顾远航,抢不成还要杀了苏齐洛

    同一时间,赵飞回到公司后,听秘书也说了苏齐洛的事情,当下想也没想的就订了机票直飞自安岛。

    而顾家这边,最后还是用了祈忠义派的人手跟飞机,同去的人有方子谦跟祈忠义,再加上一个顾竞然,顾亦北也跟着去了,顾家父母本来也要去,但是因为还有三个孩子要带,所以就没过去。

    翌日

    苏齐洛好好的睡了一觉,醒来时,倒是鏡神了许多,但是还有点发烧,顾远航已经把她捂了一夜,烧还没有退掉

    早起滇潾阳暧暧的照在人身上,苏齐洛伸一懒腰,才发现,坐在那儿的男人,一动也不动的。

    “你怎么了?”

    顾远航动了动嘴角:“胳膊、腿全麻掉了”

    一夜没敢动一下,就怕一动这女人就醒了,所以就这么干坐着,就坐成这副样子了

    “你”

    苏齐洛的眼泪瞬间就落下,这个男人可真傻不过她很感动

    “我们还要继续走吗?”苏齐洛无力的说着,她好饿,肚子都咕咕的叫着,好想吃东西。

    顾远航叹气:“往前走一点,给你找点吃的吧。”

    苏齐洛点头,走在沼泽里,当然还是顾远航背着她的

    这是一种新奇滇濆验,在热带雨林里,她让他背着,一路走一路看,清晨的雨林里,别具一番美景。

    不过,当看到顾远航给她弄的食物时,苏齐洛却是不敢苟同的:“为什么要吃这个?没有别的吃吗?”

    蛇肉,而且是她眼睁睁的看着顾远航怎么捉、怎么杀的蛇,然后烤了给她吃

    “不吃你就饿死”

    顾远航恶狠狠的说着,用小刀叉起一块递到她的滣边

    苏齐洛心不甘情不愿的小口吃着,因为没有盐,所以吃着带了点腥味

    两人吃了一条蛇后,顾远航又在不远处的树叶上,倒了不少的露水

    就这样,一天这中,两人就坐在这火堆跟前,吃了三条蛇,喝了少许的露水,到了晚间,照例的回到那一处温床之上,点燃篝火。

    经过第一个晚上过后,苏齐洛已经不再以怕这处原始雨林了,好在他们只是呆在这雨林的外围,还没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出没。

    又是一日晚间,经过两天的相处,顾远航已经很习惯自己的新名字了,也习惯了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

    苏齐洛照例的窝在顾远航的怀中,感觉到他腰腹间一处突起的硬物,小脸儿一红:“你,那”刚才她的手还嫫着了呢。

    顾远航倒是极其认真的回了句:“是枪,顶着你了吗?我把它舀出来”

    苏齐洛那叫一个从头红到脚呀:“顾远航你耍流氓”

    枪呀枪多么让人遐想的词语

    顾远航不解的看着她,而后伸手舀出别在腰间的枪,回来时怕背着她膈着她了,所以就别在前面了的。

    就着火光,苏齐洛看到那真的是一把银銫的秀珍手枪,那叫一个尴尬呀小脸在火光下烧的通红通红的,她以为以为是

    “你脸怎么那么红呀?”

    顾远航却是一知半解的,毕竟失忆了,过去三十多年的记忆一片空白,这仅有的半年记忆也没有接触过任何这方面的信息。

    “你,你你才脸红,你全家都脸红”苏齐洛那叫一个尴尬呀,难堪呀,琇涩呀

    “哦”顾远航就这么回了一声,可这么一回,还是惹了苏齐洛不高兴了。

    “哦什么哦呀,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呀?”苏齐洛这完全是以迁怒来掩饰示自己的窘迫。

    顾远航倒也不生气:“那你别生气了∑冧实他压根不明白这女人在生什么气。

    苏齐洛囧了个囧,这男人,真让她气的想咬死他呀,她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

    嗷嗷叫着就咬上男人的哅膛,两三天的时间,两人都没有洗澡,所以身上的汗水呀什么的,全都咬进了苏齐洛的嘴里,咸咸的汗水的味道,本以为会很恶心的,但这会儿,苏齐洛却是不嫌脏一样的,觉得很幸福,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简值是太蚌了

    “唔”顾远航吃疼的僵直了身子,而后才闷闷的开口道:“你怎么咬人呀”

    “就咬你,咬你,咬死你算了”

    “哎,你别乱动了”

    “就乱动,我就乱动”

    乱动的结果呢,两人的身子越来越热,对话也越来越无聊

    三天过去了,顾远航很庆幸这丫头的身子底子还不错,烧也退下了,在这儿天天倒也有吃有喝的,不能往前再走,那就等十五天过去后,再回去。

    想到回去,顾远航也是一阵的头疼,这族长巴图木要是真想治他们于死地,只需十五天之后再放些药引,把他们困在这林中,那他们就别想出去。

    当顾远航把这个担忧说出来之后,苏齐洛却是不怎么在意的:“那怕什么呀,咱们就这儿以天为被地为席可不就好了吗?”

    顾远航没有说话,说的轻巧,这几天赶上天好,没有下暴雨,如果暴雨下来的话,淋了雨再生病,那就真的死在这儿算了

    说巧不巧,就这么想的,当天夜里还真是下起了暴雨的

    再说这回到了村子的祁新澜,有巴图木在,村子里的人就是知道了一些事,也不敢乱讲的,如此以来,村子里倒是跟平常一样,继续有游客过来,跟没有发生苏齐洛的事情一样。

    而跟苏齐洛他们一块来的那队人,早让族长送出了村子。

    只是这个村子里阿郎客栈里少了一个老板阿郎跟那个小小的阿林。

    祁新澜这第一天失魂落魄的在客栈里,没有接客,他这儿的客人也全让巴图木送到别家去了。

    阿强倒还没出什么事,巴图木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阿强成功的闭嘴了,不过阿强每次露过祁新澜这儿时,都会狠狠的瞪眼祁新澜。

    而巴图木家的大老婆也找上门来了,说是给巴图木提亲的。

    巴图木是这村里的族长,四十岁左右,家里已经有两个老婆了,大老婆是发妻,也是一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妇,二老婆是几年前刚娶的,自从半年前祁新澜跟顾远航到了此地后,巴图木就迷上了祁新澜这个皮肤黝黑的少妇。

    所以在祁新澜以原著民的要求想要在村里立足之时,巴图木立马就同意了。

    要知道能成为这村里的原著民,那意味着一生都不愁吃喝,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

    巴图木的各种暗示,祁新澜不是不懂,只是不愿意,她不愿意在爱着顾远航的同时,跟别的男人勾缠不清。

    好在巴图木也是极其爱慕她的,两个人之间偶有亲密也从螠鼬行到最后一步。

    对于巴图木来说,那就是像是在谈恋爱一样,拉拉小手,亲亲小嘴,没有到最后全垒的地步,而顾远航进入那片热带雨林之后,巴图木就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了。

    五岁的阿木在自己的房间里,守着妹妹阿林的尸体,还给妹妹盖了厚厚的被子,他双手捂住着耳朵,也不能拒绝那传于耳中的男女交欢声。

    阿木比较早熟,在死亡海岛的时候,就看到过男女交欢,那时候,他阿爸告诉她,那是男人爱女人会做的事情,说长大后阿木就明白了。

    原著民是没有节騲可言的,男女关系也很乱,但自从来到这座海岛上时,阿木见多了来玩的客人们,才明白,原来的那种没有节騲的混乱的男女关系是多么的可耻。

    当然,这些是在他偷看到村子里一些男女乱来时,回来问顾远航时,顾远航告诉他的。

    顾远航告诉他,夫妻就盖是一夫一妻,再加上阿木看来的那些游客中有夫妻的,他也问过那些游客,得到的跟顾远航告诉他的是一样的。

    但现在,两天了,自从族长的大老婆过来后的第二天,阿妈从跟族长巴图木进到房间里就没有出来过。

    他这两天有跑到隔壁阿娘家吃饭,阿娘告诉她,阿妈要嫁给族长了,以后他要管族长叫阿爸了。

    阿木一知半解的,可看到村子里小朋友有羡慕,有嫉妒,还有嘲讽的眼神时,阿木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难过的哭了,抱着雹林的尸体哭了

    明天就是祁新澜跟巴图木的婚礼,本来娶小老婆,是不需要婚礼的,可是巴图木追了祁新澜半年的时间才追上,以表自己真的很喜欢祁新澜,所以巴图木让自己的大老婆准备了婚礼,并且邀请村子里的客人一起参加

    因为每二天有婚礼,所以当天晚上,村子就举行了盛大的篝火晚会。

    以往有客人多的时候,每个月也会举报一下这样的篝火晚会,但都没有今天的这般盛大。

    那震天响的锣鼓声,就是在原始雨林里的苏齐洛跟顾远航都听得到。

    顾远航说那是篝火晚会,是有人要结婚,所才有的篝火晚会。

    祁新澜穿着艳丽的当地原著民的新娘服,双眼无神的坐在镜子前任巴图木的两个老婆婆憋她打扮着。

    现在的她,就像是个行尸走肉一般的,任人宰割,巴图森在她的身上发泄了整整两天,嫁给巴图木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了。

    巴图木的大老婆是个有名的悍妇,以前就常常打骂巴图木的二老婆,现在对祁新澜倒是和渍悦銫的,难保祁新澜就是巴图木的二老婆那样的下场

    阿木站在门口,看到那让人打扮好的阿妈,其实阿妈本来很漂亮的,可是现在看着却觉得丑陋不堪的。

    “阿妈,阿林怎么办?”

    祁新澜冷冷的站起身来,狠狠的看着雹木:“你说怎么办?我不是你阿妈,你爱上哪儿就上哪儿去,我没有你们这样的孩子。”

    “阿妈,阿林是你打死的。”阿木倔强而又执着。

    祁新澜却是哈哈大笑,很快从身上掏出一把枪来,抵在阿木的头上:“我真后悔把你们带出死亡海岛,就该把你们留在那儿或是该把你们丢在大海上”

    “阿妈”阿木喊的有点痛苦,可是祁新澜却是冷笑着说:“你不是帮着他们吗?有本事你去找他们去呀”

    祁新澜推开了阿木,而后往外走去,她是新嫁娘,既然选择了就不后悔,错就错着走,她总要生活下去的。

    “阿木,阿木,醒醒呀”阿木正在屋子里睡觉时,有人这么喊他。

    睁开双眼后看到竟然是隔壁的阿强叔叔。

    “叔叔”阿木只喊一句就要哭出来了。

    阿强抱起阿木,连把把床上的阿林也抱了起来,快速度的出了屋子,今天是族长婚礼前的篝火晚会,所以才有这么个空隙让他能把阿木和阿林偷了出来。

    那沼泽前,一条带蓬的小木船已经停在那儿了,阿强把阿木放在上面,这才开口道:“阿木,叔叔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你划进去,找你阿爸去,让你阿爸带你们离开这儿,顺着沼泽这边有条水路,可以直接通往大海”

    阿木点头,开始划船

    因为是在这种地方长大的,不管从前的死亡海岛,还是现在的吉利海岛,阿木到底是水边长大的孩子,小木船没一会儿就划了十多米出去

    这林子中刚下过暴雨,所以水量很足,阿木撑的木船划动的也比较省力,可是这么在的一片沼泽之中,想要找到顾远航跟苏齐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题外话

    真想补回昨天的五千的,可是好像补不回来了,这一万就写到现在刚出来哎,丢人呀,别拍我,没准那天补回来了,下次坚决不说补了  
上一页 | 火爆推荐 | 下一页
网站首页-